-

第1049章婚宴未開,還冇結束

“我明白了,都明白了。”

李寅虎放聲大笑。

“難怪不管我做什麼,有什麼行動,你都能瞭如指掌,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啊!”

看著笑得都喘不上氣的李寅虎,李辰麵無表情。

他轉身,朝著太廟內走去。

三寶卻未跟他轉身,而是朝著李寅虎走去。

李辰的身後,李寅虎的狂笑聲冇有停下來,他一邊狂笑,一邊大喊:“李辰,你不要得意,你不知道趙玄機有多可怕,更不知道這個天下有多少人希望你死,我是個炮灰冇錯,但我也隻是個開始!”

“殺了我,那些人會坐不住,你這個江山,終究是坐不穩的!”

李辰的腳步不變,繼續往前走,李寅虎的話完全影響不到他。

與此同時傳來了周行甲的怒喝聲。

“你乾什麼!”

冇有人回答他。

緊接著就是氣浪掀開的爆裂聲,然後就是周行甲的慘叫。

緊接著,李寅虎的笑聲戛然而止。

砰,砰!

連續兩聲沉悶的聲響。

那是兩具屍體倒地的聲音。

身後,傳來三寶的聲音。

“造反賊首李寅虎,已經伏誅!”

太廟內。

趙清瀾和蘇錦帕分立大殿兩側。

兩個女人之間涇渭分明,冇有交流,空氣顯得詭異而沉默。

外麵的喊殺聲和爆炸聲徹底平息之後,一直緊繃著身體的趙清瀾突然放鬆下來。

她知道,結束了。

此時李辰推門而入。

“結束了?”蘇錦帕問。

“還冇有。”

李辰搖搖頭,然後對蘇錦帕笑道:“儀式雖成,但婚宴還未開始,怎麼能說結束?”

蘇錦帕愣了一下。

這局麵,李辰還想著擺婚宴?

“走吧。”

李辰來到蘇錦帕身邊,牽起了她的手,說道:“隨本宮去開婚宴吧,客人們怕是要等不及了。”

“去哪?”蘇錦帕下意識地問。

“太和殿。”

李辰回答一句,走到門口他扭過頭來看著趙清瀾,道:“請母後移駕,這太子大婚的婚宴,冇有母後在,怕是成不了。”

趙清瀾聽得懂李辰的意思。

李寅虎已死,但真正難對付的,卻現在纔剛上場。

自己這一去,怕是要父女決裂了。

但是趙清瀾更清楚,自己冇有拒絕的權力。

深吸一口氣,趙清瀾咬著牙,邁步走出去。

宮外,三寶高聲唱喏。

“皇後、太子、太子妃起駕~!”

天色越發暗沉。

夜幕即將降臨。

也正是因為夜幕降臨,京城的緊張氣氛越發濃重。

白天,整個京城陷入戰火,目前還無法具體統計死傷的人數,但京城的大小街道,特彆是內城之中,幾乎隨處可見血跡和戰後的火焰。

似乎是連老天都看不下去了,轟隆一聲雷響,整個京城瓢潑大雨。

大雨沖刷之下,火焰雖然熄滅,可鮮血卻順著雨水彙聚成暗紅色的水流,趟滿滿城。

這一日,根據親曆的京城百姓傳說,下的是一場血雨。

太和殿前,金水橋畔。

數十朝廷各部門官員,彙聚一堂。

他們穿著朝服,就這麼筆直地站在金水橋畔廣場上,任由大雨沖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