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56章段錦江此人

“此乃我大秦帝國五十年來前所未有之恥辱,聖上大怒,時任新玉門關守將戰死,老玉門關守將、指揮使等一應人等皆斬,兵部左右侍郎皆斬,唯當時兵部尚書段錦江倖免一死,而段錦江如今官至內閣文閣大學士,而他,也是為數不多的掌握所有軍事機密的朝廷大員。”

趙河山換了一口氣,又說道:“此戰之後,完顏載道一戰成名,遼國大汗耶律阿保機大悅,於前線便將其升遷至大遼國丞相。”

“自完顏載道擔任遼國丞相,主掌遼**事之後,我大秦帝國每每對遼國用兵,大仗小仗不下十餘次,累積動用兵力過二十萬,耗費錢財無數,但卻無一勝績!”

“因此,帝國將領名望一落千丈,朝中求和之聲日益強大,軍方威望不足徹底衰落。”

“如今朝野之上,哪還有軍伍中人開口的餘地,全是內閣一言而決,此,可見一斑!”

一番話說完之後,本就受傷的趙河山臉色越發蒼白,他對著李辰深深一拜,沉聲道:“當年玉門關血案,遼國為何能掌握我軍機密,仍是謎案,當事之人,多半死的死,告老還鄉的告老還鄉,已無法查證。”

“雖然微臣並無鐵證,但前後對照,貫穿帝**機十數年,可見國運由玉門關血案而衰,趙玄機,由玉門關血案而起,若說此事與趙玄機無關,微臣,死不瞑目!”

李辰麵沉如水。

今天趙河山所說的話,對他來說衝擊無比巨大。

他本以為自己已經足夠高估趙玄機,但到如今他才知道,他還是低估了這個老匹夫的野心和狠辣。

要是他真的勾結了遼國,以便自己掌權,那麼可見他的謀劃,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開始。

“保守了這麼多年的秘密,為什麼今日這麼輕易地就對本宮說出來了?”

壓下內心掀起的雲湧波濤,李辰問趙河山。

趙河山再次一拜,誠懇道:“微臣已經年過不惑,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妻女,若是蕊兒能得殿下喜愛,微臣無憾,亦後顧之憂亦。”

看來趙河山並不知道趙玄機讓趙蕊所做的事情。

李辰輕輕撥出一口氣,道:“此事,本宮知道了。”

並冇有說接下去要怎麼辦,李辰的手指扣在那份秘奏最下麵,‘擅治民生’四個字的評價上,對趙河山道:“你還有傷在身,先下去好生休息吧,這兩日就先住在錦衣衛給你們安排的宅子裡,稍後太子嬪會與你一道回去,她也很想見見你們夫婦了,其他不該說的,不用多說。”

“兩日之後,你便直接去京城郊外的災民營地報道,本宮已經吩咐下去了,那邊彙聚了上萬災民,短時間內還需要有人主持營地的一應事宜,主理賑災之事,這段時間,你便暫時管理此事吧。”

趙河山麵色激動,感激道:“微臣,謝殿下恩典!”

趙河山走後,李辰麵沉如水。

思考良久,李辰開口道:“陳通。”

陳通自殿外跨門而入。

“卑職在。”

“段錦江此人,錦衣衛知道多少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