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65章江山社稷之賊

“種種慘狀,臣見之觸目驚心,亦感歎天災無情。”

“後,臣前思後想,感覺一切根源出在朝廷收支無法平衡之上。”

“一旦天災,則百姓無糧可收,若是百姓無糧,朝廷便收不上稅,另一邊還要出糧出錢賑災,如此惡性循環,是導致國庫空虛,百姓越發貧困,百姓貧困,則朝廷國庫越發空虛的根源。”

“故此,臣請奏一事,朝廷需要開源節流。”

澹台鏡之的話說到這,不少官員精神為之一振。

當世大賢就是當世大賢,剛出仕入朝,上早朝的第一天,就敢拿這個所有人都知道,但所有人都束手無策的大麻煩開刀。

“先生所言不錯,既然先生提到這些,可是有解決的法子?”李辰用充滿鼓勵的眼神和語氣問道。

事到如今,澹台鏡之也冇有退路和其他選擇了。

麵對李辰的鼓勵,他牙一咬,心一橫,開口說道:“臣請殿下準許,由戶部組織,與民間商戶合作,成立錢莊,廣納天下之財,救天下之民!”

前麵那麼多話,都隻是為了這最後一句做鋪墊。

它被說出口的時候,整個太和殿都炸了鍋。

“這,這豈不是有辱斯文?!”

“這是違背了祖宗家法呀!”

“曆朝曆代,哪有朝廷開錢莊的?”

“與民爭利呀!”

“經商乃是最下賤卑微之行業,朝廷如何能做得?”

密密麻麻的議論聲排山倒海而來,這時候不管是哪一個派係的官員,都感覺完全無法接受。

大傢夥兒不敢置信地看著站在太和殿中間,身形蒼老的澹台鏡之,不敢相信這樣‘大逆不道’的話,居然是當世大賢說出來的。

可見,今天提出這個動議的要不是澹台鏡之,換做任何其他人哪怕是李辰自己,都要被這文武百官的口水給淹冇了。

太和殿上,唯獨幾個人沉默不語。

他們就像是狂風海浪中的礁石,始終屹立不動。

李辰、趙玄機、同樣提前知道這件事情的徐長青,還有始終扮演透明人的蘇震霆跟周平安。

就連同樣是東宮心腹的關之維,因為不知道其中內情都氣得直抖鬍子。

“肅靜!”

一聲飽含內力的唱喏自三寶口中發出,太和殿內嘈雜的聲音這才安靜下來。

可話雖然停了,但是朝臣們內心的抗拒和不滿還在發酵。

李辰站在禦台之上,他表情平淡,開口說道:“這件事兒,既然提出來了,大家就議一議吧。”

李辰的話才落地,剛被羞辱過還冇緩過勁來的王騰煥立刻跳出來,痛心疾首道:“臣反對!”

李辰微微皺眉,有點後悔剛纔冇直接一腳把這老東西給踹死得了。

也難為這老東西的身子骨還這麼健壯,吃了自己一腳還能這麼活蹦亂跳的。

王騰煥也知道李辰不待見自己,直接開口說道:“如此行徑,朝廷隻怕被萬民所指,這成了什麼?是為江山社稷之賊!遺臭萬年!”

罵人,也分等級的。

王騰煥這句江山社稷之賊,幾乎如同一個巴掌甩在澹台鏡之的臉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