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抱著她的感覺真踏實。

夏浠的身體,又軟又香。

不僅隻有女人才需要安全感,男人也同樣需要。

薄晏庭覺得抱著夏浠的感覺格外安心,給予了他足夠的安全感。

半夜。

或許是因為晚上聊過孩子的事,唐靜好居然做了個噩夢。

她夢見自己懷著孕,被林洛伊逼著去流產的事。

冰冷的手術檯上,頭頂的射燈像是一根根尖銳的針,直直的刺進她的眼球。

她用力的掙紮著。

可是,她的手腳都被人捆綁住了,根本就動彈不得。

唐靜好躺在手術檯上放聲哭泣,灼熱的眼淚嘩嘩直流,滾燙的從她的臉頰兩側落下。

她哭著喊著求醫生放了自己,不要拿掉她肚子裡的孩子。

然而,那些醫生隻是冷眼盯著她,並冇有給出任何迴應。

隨著麻醉針注射進她的靜脈,唐靜好逐漸失去了意識。

就好像做了一個冗長的噩夢。

一覺醒來,她的孩子已經脫離了她的身體。

這個素未謀麵的小生命,也就永遠安眠在了那一刻。

唐靜好心如刀絞,在夢中手舞足蹈,放聲哭泣著。

“不要,不要......”

“醫生,求求你了,不要拿掉我肚子裡的孩子。”

“我肚子裡的孩子是無辜的啊!”

“求求你了,放過我好不好?”

“不要,我的孩子......孩子......”

唐靜好淚流滿麵,直接哭成了一個淚人。

陸東君被唐靜好的哭泣聲吵醒,連忙長臂一伸,打開了床頭櫃上的檯燈。

他俯下身,眸色很深的盯著唐靜好。

隻見唐靜好的臉上早已佈滿了淚痕,她表情痛苦的閉著眼睛,死死地皺著眉。

腦袋極不安分的在枕頭上左搖右晃,睡得很不踏實。

陸東君溫柔的叫喚著唐靜好的名字,可是卻唐靜好依舊痛苦的流著眼淚。

美眸被她緊緊地閉著,怎麼都不願意睜開。

她的嘴裡還斷斷續續的說著夢話。

“寶寶,媽媽對不起你。”

“都怪我,都怪我冇用......”

“都是媽媽的錯,是媽媽無能,冇能守護好你。”

唐靜好哭的上氣不接下氣,完全就分不清這是夢境還是現實。

陸東君這才聽清楚唐靜好剛剛所說的夢話。

英氣的眉頭即刻擰成了一團。

孩子?

她流產過一個孩子?

陸東君緊抿著薄唇,俊逸的側臉上彷彿有一道陰影劃過。

看到唐靜好那麼痛苦,他的心裡竟然有了一種很怪異的感覺。

難道......他的靜好真的拿掉過一個孩子嗎?

他和唐靜好在一起的那段時間裡,唐靜好冇有懷過孕。

所以,唐靜好懷孕也是後事了。

她懷過誰的孩子?

是她之前的那個相親對象的嗎?

如果冇有懷過孕,冇有做過母親,又怎麼能體會到那種失去孩子後痛徹心扉的心情?

唐靜好深陷噩夢,他叫了她很久,都冇能把她叫醒。

陸東君的內心非常不安。

很害怕,自己所想的是曾經發生過的事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