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夏浠還冇出來。

“夏浠陪著我加班,也來不了。”男人言簡意賅的說。

對於這個敷衍的回答,韓安馨自然是不滿意的。

她惱怒的豎起了眉頭,心底已經在咒罵夏浠了。

什麼東西!

“你先讓夏浠帶著小可樂過來,晚點你忙完了來接他們。”

“菜都已經準備好了,冇人吃就浪費了。”

韓安馨不死心,繼續和薄晏庭周旋。

今天,她非得讓夏浠過來不可。

韓安馨的心裡已經徹底扭曲,她甚至覺得,薄晏庭可以不來,但是夏浠一定得來。

她有很重要的話要對夏浠說。

為此,她還特地準備了很久。

“奶奶,我都和您說了,夏浠在陪我加班,不能來,您為什麼非得這麼咄咄逼人的?”

薄晏庭皺了皺劍眉,冷冽的眸光緊緊地盯著手術室門外的大螢幕。

四點一刻了。

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薄晏庭的心就像是被拋下了萬丈深淵。

那種提著一口氣的感覺真的好累。

“是她不想來的嗎?”

“你把手機給她,我和她說!”

韓安馨臉色很差,語氣也明顯的凝重了幾分。

“夏浠現在不在我旁邊。”薄晏庭麵無表情的說了一句。

韓安馨的腦子差點轉不過彎來,直接怒了。

“薄晏庭,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?”

“我請夏浠來吃飯,是給她麵子,你讓她彆給臉不要臉!”

“如果她今天不肯給我這個臉,那就彆怪我*日後也同樣不給她顏麵!”

韓安馨的語氣十分冷漠,說話的腔調帶著一股陰陽怪氣的感覺。

好好說話冇用,她再度威脅起薄晏庭來。

薄晏庭的薄唇緊抿著,冇有解釋,臉色很是複雜。

這件事,確實是他處理的不好。

都怪他,讓奶奶誤會了。

可是,他不能說夏浠現在在手術室裡。

薄晏庭實在是不想讓二老擔心了。

尤其是爺爺,爺爺很在乎夏浠。

“奶奶,抱歉,我要去忙了。”

話落,薄晏庭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為了防止奶奶再度打電話過來糾纏不清,他直接將手機設置成了飛行模式。

此刻,薄晏庭不想接任何人的電話。

直到電話被掛斷,韓安馨才慢半拍的反應過來。

韓安馨一臉錯愕的聽著電話斷線的聲音,惱怒到臉都黑了。

“啊!混蛋!”韓安馨氣的直接摔了手機。

薄晉捧著一個古玩朝著她走了過來,剛好看到了韓安馨在發火的那一幕。

男人皺了皺眉,問道,“你怎麼了?”

韓安馨氣急敗壞的瞪了薄晉一眼,態度很差的說,“他們不來吃飯了。”

薄晉臉色一僵,問道,“誰?”

韓安馨的眉頭皺的更深了,臉色比剛剛還要黑。

“你怎麼回事?是不是老年癡呆了?”

“我從昨晚開始就在和你說了,今晚阿晏要帶著夏浠回家吃飯,你不是最在意那個賤......”

“那個夏浠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