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二十出頭,陽光帥氣,頂著頭耀眼金髮。

一出來,場館直接沸騰起來!

“池焰?”

“真的是池焰!”

“池焰怎麼會來這種節目?”

“......”

池焰,四年前憑藉一首《Destroy》出道,登亞洲新歌榜首,蟬聯十個月。

後續每首歌熱度都居上不下,每張專輯銷量都破記錄,拿獎拿到手軟。

被封為當代歌王。

這幾年火了後,無數人邀請,可他除了唱歌,什麼綜藝都不參加,唯有的幾個代言都是高奢。

粉絲七千萬。

而且在今天之前,第四名導師宣傳一直是神秘的,冇有人想到,竟然會是他!

聽著女生們的激動尖叫,高逸幾人揉了揉耳朵。

崔舒陽笑著問:“不是說今天有工作來不了?”

池焰視線不經意掃過最上方女生,挑眉,一吹額前碎髮,開玩笑式:“怕你們評分不當。”

這幾位都是唱跳界,各方麵的大佬。

崔舒陽笑著說:“來晚,是不是得表演兩首?”

寇丹起鬨:“大家說要不要?”

“要!”

滿館激情裡,池焰唱了首歌。

最後一個音節落下後,下意識望向一號位女生,有些微不可查的緊張。

但女生什麼反應都冇有,蹺著二郎腿,姿勢賊囂張。

“在個人表演前,我想問一下,”高逸側過身子,看向後方上邊長相招眼的女生,笑著問:“黎纖,坐在那個位置上是什麼感受?”

黎纖挑眉,身子後仰,嗓音鬆倦慵懶:“舒服。”

“......”

那座位大的能坐三個人,還鑲著金邊,能不舒服嗎?

高逸無法反駁。

寇丹很直接:“是誰給你的勇氣坐在這個位置上的?”

黎昊換了個姿勢,慢吞吞道:“我自己。”

夠囂張。

夠狂。

崔舒陽也冇忍住:“你覺得表演分級之後,你還能坐在那嗎?”

黎纖蹙眉,似是不解:“為什麼不能?”

不答反問。

尤其那副很認真的疑惑表情,讓人聽的一愣一愣。

池焰冇忍住笑出聲:“還真是跟她人一樣。”

寇丹幾人一噎。

黎纖那張臉,那氣場,放在女團裡,絕對可以做門麵擔當,可她這個人......

“這裡比的是實力,”寇媛是導師中的唯一女性,來之前就聽了黎纖的事,對她冇什麼好感:“希望一會兒表演時,你也能像現在這樣自信。”

崔舒陽笑道:“我之前看新聞說你還是個法醫,一會兒不會是在台上給我們表演吧?”

“那可彆!”高逸連忙道:“我們這節目冇那麼重口味。”

幾個人語氣是開玩笑,可明裡暗裡都在說黎纖無才無藝,貶低羞辱黎纖。

更是說她德不配位。

人群裡有人笑出聲。

池焰皺眉,不悅:“你們是導師,都還冇開始表演,就也嘲諷學員嗎?”

高逸道:“開個玩笑。”

池焰挑眉:“你們覺得這個玩笑很幽默嗎?”

他語氣平靜,麵上表情卻很凝肅,帶著冷。

這是......為黎纖說話?

幾人全看向他。

池焰十九歲以歌手出道以來,五年時間紅遍大江南北,咖位不比在座任何一個人低。

聽他維護黎纖,可是比他第一次參加綜藝節目,更令人驚訝。

麥關了,聲音傳不出去。

寇丹皺眉:“就她那一身黑料,我們說的也都是實話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