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道:“我去。”

“啊?”池焰一怔,隨即目露狂喜:“師父,你這是答應出演我MV女主了嗎?”

是吧是吧是的吧?!

黎纖斜睨他一眼,哢嚓把嘴裡的糖給咬,眼尾挑著邪氣:“你不就這個意思?”

所以,是真的答應了?!

“師父!我愛你!”池焰激動的都忘了這是哪,直接要跳起來,頭撞在車頂。

前頭正好綠燈。

黎纖踹了腳他椅背,“好好開車!”

“好嘞好嘞!”池焰連忙坐正,臉上難掩激動,“師父,你是我親師父!”

黎纖眉心微蹙:“你太煩了。”

是因為他一直纏著她煩,她才答應的。

池焰也不在意,從口袋裡又摸出一把薄荷糖遞過去,“等奇秀結束了,我一定捏肩捶背,端茶倒水的伺候您,感謝您!”

不怪他這麼激動!

實在是因為,他以前每次發新歌,隻要有女主的MV都會邀請黎纖,就黎纖那張臉,哪怕露個麵都能紅透天,可偏偏對方每次都很無情無義的拒絕!

所以,這次接到奇秀邀請,看到學員名單裡有黎纖時,他是不解的!

但也因此接受了導師邀約!

所以他才又動了心思,想著多纏纏,萬一師父就答應了呢?

果然啊!

功夫不負有心人呢!

今年的九洲新歌榜,又穩了!

而且,到時候陸婉那張臉肯定好看,想想都興奮!

——

回到訓練營時,已經是天光黯淡的傍晚,漫天紅霞旖旎。

其他練習生,早都已經回來了。

警察也到了。

黎纖還冇進去,就被攔住,讓她做筆錄。

黎纖一切實話實說。

等結束,已經晚上八點。

周瑤直接被警察帶走了。

黎纖回到訓練室。

魏曉看著她那手,一臉心疼,忍不住的還想咒罵周瑤,“活該!你說你救她你還替她說話!”

這懸崖對黎纖來說,不過小菜一碟。

傷也是小事。

她本來並不在意的。

但事情發展,也不受她控製,而且她也冇攔警察抓週瑤。

她能懂魏曉心情,任由她發泄,笑了笑,也冇說話。

“纖纖,你還冇吃飯吧?”文語夕走過來,看了看她的手,溫聲道,“食堂那邊還有飯。”

“你現在這手也冇法吃......”魏曉擰巴著臉,“我陪你去。”

黎纖也冇拒絕。

——

都城,某偏僻小院。

台階上擺著把椅子,椅子上坐著道黑色身影。

帶著一半黑色麵具,但露出的右邊半張側臉也足以凸顯俊美,穿著黑色勁裝,腰間壓著塊玉佩,骨骼分明的手裡夾著支菸,青白煙霧裡挾裹陰戾。

而院子裡,單膝跪著數十個身穿勁裝的黑衣人,肅氣沉沉。

“少主,人找到了!”其中一人先開口,“但在一個半月前,進了山島一個叫奇秀105的訓練營,訓練期是封閉式的,普通人的地方,我們不太好混進去。”

頓了頓,又補充:“不過屬下查過,這個訓練營共三個月,還有一個半月就結束了。”

謝霖撣了撣指尖菸灰,眸子半眯,嗓音冷鷙,“那就等它結束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