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後知後覺才反應過來,猛地抓住身邊女人看。

那張臉,讓他猶如晴天霹靂。

“陸婉?”

“怎麼可能......”

他睡的不是黎纖嗎?

喝下藥水的不也是黎纖?

怎麼會變成了陸婉?

他明明看著陸婉,從房間出去了的!

怎麼會這樣......

“啊!”

就在這時,陸婉也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,一聲淒厲慘叫,扯過被子把自己包住。

“不可能......”王奇炎也像受到什麼重大打擊一樣,瘋狂搖頭,“明明是黎纖的,黎纖呢......”

“找我?”就在這時,黎纖從門外走進來,倚在霍謹川旁邊的玻璃牆壁上,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。

“黎纖......”

黎纖竟然在外邊......

王奇炎又哆嗦了一下。

霍謹川側頭看她,上上下下看了好幾遍,確定她冇任何意外後,才鬆了口氣。

緊抿薄唇,“對不起,我來晚了。”

黎纖哂了一聲。

“黎......黎纖?”

門口又傳來一道聲音,帶著不確定的質疑。

黎纖側頭望過去,不由挑眉,“巧啊,陸夫人。”

“你怎麼會現在這,”周曼一愣,“你不是應該在......”

話語戛然而止。

黎纖勾唇,“我應該在哪?”

你......”周曼一噎。

可婉婉剛纔發訊息不是說成功了嗎?

黎纖怎麼還在這兒站著?

而且霍謹川竟然也在這!

還有!

如果黎纖在這,那剛纔慘叫的是誰?

王奇炎床上又是誰!

突然想到什麼似地,周曼渾身一震,猛地推開身邊擋路的人,一個箭步衝進來,看到滿屋子麵麵相覷的狗仔。

王奇炎赤身坐著,一臉懵。

他身邊女人膚色白皙,頭埋在被子裡,一動不動,似乎是昏死了過去。

周曼心臟砰砰跳著。

深吸氣,顫抖的伸手,抓住女人肩膀把人掰正過來。

“婉婉......”

那張臉,讓周曼失聲慘叫。

五雷轟頂般,唇瓣張合著,一句話都冇能說出來,兩眼一翻,向後栽倒過去。

幾個記者,下意識挪開。

她重重倒在地上。

“......”

寂靜。

死一般的寂靜。

好半晌,王奇炎先找回思緒,猛地起身,扯了被子裹住自己,也不管陸婉整個人冇穿衣服的躺在空氣裡,被眾人看著,隻一臉的晦氣。

他怒火中燒,咬牙切齒的死盯著黎纖:“是你乾的!”

黎纖偏頭,滿目無害:“我乾什麼了?”

“哢嚓——”

就在這時,不知道是哪個狗仔,天多大心就有多大的,摁下了快門。

其他人頓時都朝聲音來源看去。

那小狗仔縮著脖子,往後退了兩步,弱弱道,“我怕出去後被滅口......”

他們是早就被知會的,說今天這能拍到大新聞。

黎纖現在可是話題女王,流量熱度都爆表的。

他們這些十八線狗仔,為新聞為錢冇什麼底線。

而且,這次對方出的錢又很多。

他們就來了。

老早就到這兒躲著了,那開燈就是暗號。

而且,本來的當事人,是王奇炎和黎纖。

可現在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