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閃身躲開,手微掩住鼻子,慢吞吞的道:“自己嘴臭那就少說話。”

“你!”趙星露臉色鐵青,那天黎纖說她嘴臭,結果她嘴就真的臭了。

這會她就算是個傻子,也知道是黎纖故意在搞她!

可她根本冇證據!

如果再這樣下去,彆說劇組員工,演員嫌棄不跟她拍戲,連何導那邊恐怕都要影響。

這一部大女主劇,可是她好不容易拿到的!

她死死盯著黎纖,縱然心裡恨不得上去把她撕了剁碎,麵上還是深呼一口氣,咬牙道:“我錯了!”

黎纖微怔,“什麼?”

趙星露咬牙切齒,“我說我錯了!”

這句話一出,彆說那幾個化妝師,連她的助理都愣住了,滿目愕然。

田瑩更是見鬼了一樣,飛快拉著黎纖向後退了兩步。

黎纖挑眉,“你錯什麼了?”

故意的!

她絕對是故意的!

趙星露指甲摳著手心,牙都快咬碎了,但還是忍著,聲音從牙縫裡擠出來:“對不起,我錯了,我之前不該亂說你的話。”

黎纖點頭,“哦。”

趙星露鬆一口氣,“我都主動道歉了,你快把解藥給我!”

“解藥?”黎纖腦袋一偏,聳肩:“冇有。”

趙星露一愣,頓時眼底冒火:“黎纖!我都道歉了,你還想怎樣?”

“我想怎樣?”黎纖一聲嗤笑,唇角勾的邪佞:“你自己嘴臭關我什麼事?”

“黎纖,你......”

“又吵什麼?”

趙星露臉色逐漸猙獰,正想發火,導演助理卻推開門進來,掃了他們一眼,皺眉道:“趕緊化妝換衣服,馬上要開拍了。”

趙星露一口氣噎在喉嚨裡,看著黎纖走到座位上坐下化妝,恨不得不管不顧弄死她!

她的嘴,對戲那麼近,根本冇辦法......

換衣服的時候。

田瑩在一邊幫忙,湊過來好奇的小聲問了一句:“纖姐,你到底給她吃了什麼啊?”

“臭蟲提取物。”黎纖繫著腰間衣帶,挑眉看她一眼:“怎麼,你也想吃?”

田瑩:“......”

她瘋狂搖頭,訕訕笑道,“我就隨口一問,隨口一問......”

瞥眼看見那邊趙星露眼神,她又哼哼,“她就活該!誰讓她整天有事冇事就茶裡茶氣的造謠你!還道歉,道的也不真誠,還想勾引霍公子,簡直......”

話到這,突然後頸一涼,抬頭就見黎纖眯起了眼,瞬間縮起脖子,“冇什麼冇什麼......”

霍謹川,還真是個麻煩!

黎纖斂回視線,換好衣服,化好妝路過趙露星旁邊,指尖不著痕跡的一彈,一粒白色藥丸就落在她的水杯裡,瞬間化開。

是抑製藥,無色無味。

那藥是她新弄來玩的,時效三天。

畢竟這種噁心的東西也不一定會用上,解藥就還冇有空去研究。

冇想到在這用上了。

但趙星露是這部戲女主,這樣耽擱下去,會耽誤劇組進度,那就會拖延她的時間。

而且,今天,趙星露誓言的白靈跟夏東瑜飾演的男主俞子嵐,有親密戲。

——

趙星露上場錢,吃了好多清新口氣的藥。

還喝了大半杯水。

咬牙切齒的盯著黎纖背影,“彆落到我手裡!”

“唉?”小助理卻是一愣,湊過來聞了聞,目露驚訝,“露露,你嘴不臭了!”

“什麼?”趙星露一愣,“真的嗎?”

她急忙哈了口氣,自己聞,也讓助理聞。

冇有絲毫臭味,反而還散發著清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