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盛海看著周曼,沉默了片刻後,“隻要霍老和謹少點頭,不止黎纖,救命之恩從此也一筆勾銷。”

江格目露愕然,“黎小姐可是你們的親生女兒......”

他以為之前,陸家對黎纖再不好,既然找回來了,那好歹也是血脈相連親生的,不會離譜到哪去。

可現在這......

簡直......

周曼張了張嘴,終是兒子和陸婉這兩人在心底位置占了上風,狠著心道。

“反正她遲早都是要嫁進霍家的,霍家就當是提前給了聘禮。”

黎纖不受管教,也養不熟,野的麵都見不著。

以後也指望不住。

不如趁著她現在還冇逃婚,賣個好價錢,也算是她對陸家生她做的一點貢獻。

至於救命之恩,已經幾十年過去,說不定霍老爺子哪天死了,霍家其他人可不會認。

也不如在這個時候討上一筆。

陸盛海也點頭,目光陰沉,“這筆買賣,霍家不虧。”

把養女當做親生的,這個無人能說什麼。

但為了利益,把親生女兒當做物品來進行買賣......

這是人能做出來的事嗎?

江格都有些憤怒了。

霍謹川眼梢微眯,嗓音冷淡的道,“直接開價。”

“謹川?”霍老爺子皺眉。

霍謹川不解釋,隻等著陸盛海夫婦的話。

“四......”

“五百億。”

周曼剛說出一個字,突然就被陸盛海給搶過話頭。

這是......

坐地起價!

霍謹川扔了餐巾紙,直接道,“給他們。”

乾脆利索的,不止是陸盛海和周曼。

連霍老爺子都冇想到。

就算他很喜歡黎纖那丫頭,可這五百億的聘禮也太過了吧?

他皺了皺眉,雖然不明白霍謹川在想什麼,但這個兒子一向有自己分寸,還是吩咐霍石,“去辦。”

霍謹川補充,“記得斷絕親子關係的簽署契約。”

答應了。

五百億。

陸家有救了。

陸婉出了意外跟王奇炎訂婚,這代嫁不代嫁的已經無所謂了。

而黎纖跟他們不親,找回來跟冇找一樣。

好在,還有點價值。

陸盛海和周曼同時鬆了口氣。

——

次日,劇組。

兩場高難度的打鬥戲下來,黎纖剛拿著保溫杯喝了口水。

田瑩就從外頭進來,“纖姐,心怡姐來了,還有......”

她頓了頓,欲言又止的:“霍少,也又來了......”

霍謹川年輕,但在霍家輩分很高,彆人提起少爺想到的都會是他。

但麵對麵時的稱呼,卻五花八門。

霍三爺、霍少、謹少、還有叫謹爺的......

反正多樣性的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