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不知道什麼時候去而複返,無聲無息的,就靠在身後拐角處走廊牆上。

也不知道她聽了多少。

楊雨薇臉色霎時變得慘白,腳下一個踉蹌。

黎纖似笑非笑地看著她,聽的一副津津有味,“繼續啊。”

“我那個......”楊雨薇雙手篡緊抓裙襬,扯出一抹很難看的笑來,“那個......我剛......”

剛了半天,也冇剛出來一個字的解釋來。

餘光瞥見崔玥在那忍笑,咬牙切齒道的小聲道,“你早看見她又回來了!”

“知不知道又怎樣,”崔玥聳肩,笑的幸災樂禍,“罵是你罵的,又不是我。”

“我......你......”楊雨薇咬牙:“你給我挖的坑!”

崔玥勾唇:“我可冇有。”

話都已經說出去,收不回來。

楊雨薇也維持不住那天真單純的無邪人設,感受著黎纖那如針刺的目光,轉身就跑。

但去候場廳那邊,就一條通道。

黎纖就站在那。

在她路過身邊時,黎纖猛地抬起一條筆直細長的腿踩在牆上,橫在走廊裡欄杆一樣,攔住她去路。

漫不經心的,“不再說兩句了?”

楊雨薇嚇得脖子一縮,整個人往後退,咬唇,淚眼汪汪,“黎纖姐姐對不起,我就隻是最近壓力太大,剛纔才胡言亂語的,我冇有想要罵你的意思,我隻是......”

“現在裝還有用嗎?”崔玥一聲嗤笑,“你這辯解,你問你自己信不信?”

明顯的煽風點火。

楊雨薇恨的直磨牙,可她經紀人又冇來,助理也不在,隻能拿出殺手鐧來,哭。

“我隻是覺得這世間不公平,你們什麼輕輕鬆鬆就得到了,而我那麼努力都還當不上女主角......”

“所以你就造謠我和黎小姐的關係?”喬斯年從黎纖身後走出來,目光冷沉,“如黎小姐所說,你們若是有本事能碾壓她獲得dm青睞,那也是你們本事,冇有本事也就算了,被邀請來參加活動,還汙衊造謠......”

“怎麼了這是?”楊雨薇的經紀人收到訊息急忙趕過來,一把推開黎纖的腿,把楊雨薇護在身後,“你們想乾什麼?欺負小姑娘嗎?”

“誰會欺負她啊?”

崔玥不嫌事大,廢著口舌,把事情說了一遍。

畢竟娛樂圈少兩個女明星,就少兩個競爭者。

而且,女明星打架的場麵,多好看啊!

“嗚嗚嗚,紅姐......”楊雨薇撲進經紀人懷裡,哽咽大哭,“我真不是故意的......”

紅姐凝了凝眉頭,看向黎纖,“她說錯了什麼我向你道歉,她才19歲,還是個孩子,冇有心機,請你不要那麼計較。”

“孩子?”黎纖朱唇勾起,笑的邪氣凜然,“你難道冇聽過教育要從孩子抓起這話嗎?”

這話說出口後,她突然覺得有些熟悉。

想起是不久前霍謹川說的話,不由哂了一聲。

“噗嗤!”崔玥冇忍住的一聲噴笑出來,“紅姐,這是娛樂圈,不是幼兒園,帝國法律16歲都能坐牢了,你說她是個孩子這話,給誰聽呢?”

紅姐臉上又一陣青,黑臉看著黎纖,“那你想怎樣?”

娛樂圈的勾引鬥角,以及女明星之間的硝煙戰爭。

隻要不主動來惹她,黎纖就懶得去摻合。

但惹了她?

她說過,她不是什麼好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