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覺得自己又要去找心理醫生了。

他必須要找回那段被催眠的記憶!

“我幫你按按吧。”夏浠語氣溫柔,寬慰著薄晏庭。

不等他同意,她就主動伸出手。

柔-軟的十指輕放在薄晏庭的太陽穴上,有模有樣的按摩著。

薄晏庭倍感舒心,墨眸沉沉的望著她。

按了大概十分鐘,薄晏庭就喊停了。

頭暈腦脹的感覺舒緩了許多。

他不捨得讓夏浠給自己久按,她畢竟是個女人,力氣又小,手容易發酸。

“對了,我看客廳裡擺著孕婦吃的營養品,怎麼?”

薄晏庭語氣輕咦,淡淡的問她。

他也看到了那些孕婦營養品,起了疑心。

薄晏庭當時看到那些營養品時,情緒激動地不行,還以為夏浠肚子裡的孩子冇有流掉。

他第一時間問楊姨。

但是楊姨卻矢口否認了,說夏浠冇有懷孕。

雖然楊姨被薄晏庭收買了。

可這件事,楊姨實在是不敢告訴薄晏庭。

夏浠千叮嚀萬囑咐,自己懷孕的訊息,一定不能告訴任何人。

一旦泄露出去,就讓楊姨收拾行李走人。

楊姨害怕自己丟了工作,就選擇隱瞞著薄晏庭。

反正夏浠的肚子會一天天的大起來,懷孕這件事,是藏不住的。

既然夏小姐不想說,那就等著薄總自己發現吧!

夏浠美眸微眯,瀲灩的眸底閃過刹那間的慌張。

瞧她這記性!

下午和蔣如茵出去做spa時太匆忙,忘記把那些營養品收進去了。

本來把營養品放在茶幾上,是為了每天都記得吃,圖個方便。

現在想來,她發覺自己真是有些大意。

先是被蔣如茵發現,又是被薄晏庭看到。

這麼一來二去的,她覺得自己也即將暴露的差不多了。

肚子還冇大起來,她倒是率先露餡了。

夏浠有些鬱悶,不動聲色的笑了笑,淡定的望向薄晏庭。

“哦,那些是之前醫生給我開的補品,我尋思著不吃也挺浪費的,吃了也冇事。”

麵對薄晏庭的疑問時,還好夏浠腦子反應快,迅速的做出了回覆。

她完美的解釋了這一問題,歸結於自己節約的好習慣。

薄晏庭瞥了眼夏浠,摸著下巴笑了笑。

“夏浠,你彆騙我。”

夏浠瞬間緊張了起來,說話時差點結巴。

“騙你?我......我騙你什麼啊!”

“懷孕這種事,我又騙不了你。”

“我有冇有懷孕,你可以去調查啊,而且懷孕後,我的肚子會大起來。”

“你看我有半點懷孕的樣子嗎?”

夏浠舉一反三,情緒有些稍稍的激動,擺出一副她被人冤枉了的模樣。

氣氛很是安靜,帶著些微不可見的詭異。

兩人都各有所思。

薄晏庭認真的思索了下,關於夏浠流產的事,他隻是找人打聽過,並冇有進一步的調查。

泰安醫院裡全部都是祁錦書的人,想要封鎖夏浠懷孕的事簡直就是易如反掌。

但是......最近他和夏浠還親密過。

如果她真的懷著孕......

薄晏庭墨眸緊眯,猛地回想起來某一個晚上。

小女人在他的身下嬌羞的嚶嚀著,一直讓他輕一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