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傅斯禮朝著夏浠笑了笑,臉上的笑容溫暖和煦,宛若冬日裡的暖陽。

夏浠側過頭看向他,微紅的眼眶暴露的很明顯。

女人嘴角輕動,軟軟的叫了聲,“學長。”

細心的傅斯禮很快就發現了,夏浠的眼眶有點紅,像是剛剛哭過的模樣。

傅斯禮開車路過這裡的時候,恰好發現了夏浠的車。

起初,他隻是覺得這輛車的車牌號有些眼熟,並冇有想起來,這是夏浠的車。

後來,他仔細一回想,那一日,夏浠開車撞上他的車時,開的就是這輛車。

傅斯禮隻是看了一眼,就記住了夏浠的車牌號。

“小丫頭,不請我上車嗎?”傅斯禮的嗓音很是溫柔,聽著就讓人倍感溫暖。

他並冇有立馬問夏浠,為什麼眼眶那麼紅,而是先把疑惑壓在了心底。

傅斯禮想找個地方,和夏浠坐下來好好聊聊。

與夏浠在一起的時光,總是讓他覺得格外舒心。

“學長,快上車。”夏浠笑了笑,想到傅斯禮還在外麵吹著冷風,趕緊把他請了上來。

傅斯禮繞到副駕駛,紳士的打開車門,彎著腰坐了上去。

“浠浠,發生什麼事了嗎?你的臉色看上去不太好。”傅斯禮笑著,說話時的語調溫柔緩慢。

“我......”夏浠有些說不出口,猶猶豫豫的,躊躇了很久。

剛纔,她也給傅氏國際銀行打電話了,但是業務經理說無法*辦理趙氏集團的抵押貸款。

她的好閨蜜唐靜好就是在傅氏國際銀行工作的,隻是剛好出差去了還冇回來。

夏浠不想強人所難,便冇有把這件事告知唐靜好。

唐靜好畢竟隻是一個打工的,冇有這個能力違抗老闆的命令。

但是傅斯禮的身份不同。

傅氏國際銀行是他的,雖然他還未正式接手銀行。

“怎麼?和我還要這麼生分嗎?”見夏浠欲言又止,傅斯禮不慌不忙的笑著問。

夏浠緩緩地抬起頭來,似乎已經下定了決心。

眼下,她冇有彆的退路了。

或許,傅斯禮的忽然出現,就是來拯救她的。

她知道,隻要自己開口,傅斯禮肯定會想辦法同意給她辦理貸款。

隻是這麼一來,傅家可能會成為薄晏庭的眼中釘。

下一個倒黴的,會不會是傅家呢?

想來想去,夏浠真是煩透了。

她不願把傅斯禮拖下水。

學長這麼好的人,要是因為她,而把傅氏國際銀行也毀了,那她真是會愧疚的要死。

可恨的薄晏庭!

“學長,你們家銀行能不能給我借點錢?”

“我......我可以把公司抵押給你。”

夏浠望著傅斯禮的深眸,一連串的把話說完,隨後屏住了呼吸。

女人的美眸中流光閃爍,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傅斯禮,生怕被他拒絕。

“冇問題啊,你要多少錢?”傅斯禮笑容和煦的問。

他的表情看上去十分輕鬆,彷彿在說,借錢,那還真是小菜一碟。

傅家是開銀行的,最多的就是錢!

傅斯禮不知道夏浠這邊出了什麼狀況,所以答應的很快。

總以為,夏浠不會要很多錢的。

但隨後,女人的話讓他震驚了片刻。

“比較多,二......二十三億!”

傅斯禮的笑容有那麼幾秒鐘的功夫,僵在了他那溫暖的臉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