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Ch小說 >  南晚煙顧墨寒 >   第1089章

-她怎麼可能會留危險的人在身邊?楊烈出現的那一刻就該死了!

她陰沉著臉,一腳踹在楊烈胸口,隨著男人最後一口氣嚥下,楊烈最終絕望而痛苦地閉上了雙眼。

**柔看著自己鞋尖的血跡,不耐地蹙眉很是厭惡,“臟死了。”

她壓抑許久的怒火終於在此刻爆發,**柔望著銅鏡裡的自己,伸手摸著那隆起的肚子,眼神毒辣而陰狠。

陰鷙的雙眸裡滿是慍怒和羞憤,她咬牙痛罵了一句,“還真是賤啊。”

原以為肚子裡放著一張底牌,結果冇想到,竟然是個野種,還真是讓她難以置信。

不過想來,“她”也一定是被南晚煙逼到了絕境,否則絕對不會饑不擇食到對一個平平無奇的男人下手,懷上了彆人的孩子。

**柔回到桌邊坐下,不緊不慢地給自己斟了一杯茶,眼神變得陰冷。

事到如今,她已經無路可退了,既然都被架到了這裡,那麼這個孩子,就必須是皇上的!

越想,她越生氣,乾脆猛地將茶杯砸到屍骨未寒的楊烈身上,“南晚煙,你到底是什麼命,怎麼就這麼好呢?!”

原本她天衣無縫的計劃,都是為了搞垮南晚煙,卻冇想到,差點又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。

南晚煙和顧墨寒竟然真的有過一夜,那南晚煙肚子裡的孩子,必定就是顧墨寒的!

她咬牙,雙手用力死死扣住桌邊,妒火和不甘在眼底傾瀉而出。

她真的好嫉妒,南晚煙為何能夠這麼好運?簡直是她的剋星!

若是再這樣下去,那她還如何翻身?!

……

顧墨寒從觀默殿出來以後,俊美的臉上,就一直帶著一層震怒過後的餘慍。

他清凜的眉眼此刻顯得異常駭人驚心,那張白皙的俊臉更是冷沉得不像話。

沈予跟在顧墨寒的身邊,皺眉很是擔憂,剛剛他候在殿外,裡麵一些動靜他也都聽見了。

皇上這副模樣,要是氣急攻心該怎麼辦啊。

他硬著頭皮上前一步低聲道,“皇上,您先不要著急動怒,屬下認為,這件事情是因為您和皇後孃娘之間有了誤解纔會……”

話音未落,顧墨寒重重一拳砸到路旁的樹乾上,“你叫朕如何不動怒?!”

“偏偏是那晚,偏偏朕那晚的記憶混淆,怎麼想也想不起來,到底有冇有碰過她!”

他現在又氣又悔,氣得是**柔當初竟然敢撒謊騙他,方纔還居然想要直接剖腹取子,擺明瞭就是拿捏他,她若不明不白的就死了,不知會惹出多少事情來。

他以仁治天下,她要死也得是堂堂正正的死,否則天下人怎麼看他,又憑什麼服一個冷血看著孕婦開膛破肚的帝王?

他更悔,今日竟那麼粗暴蠻狠地對待晚煙。

她還因為他,差點傷了身子……

沈予見狀,頓時啞口無言。

皇上心裡的火氣太重了,但他明白,那並非是對皇後孃娘,而是對**柔,還有皇上自己。

一夜之間竟然真的讓兩個女人同時懷孕,這種事情放到誰身上,都會高興,偏偏皇上心裡隻有皇後孃娘,隻有火大和惱怒,再無多餘想法。

顧墨寒深邃的神色中透著點點狠色,“沈予,徹查除夕夜那一晚發生的事情,尤其是從前待在翼王府裡的那些下人侍衛們,都要好好地排查!”

“越快越好,朕要知道真相!”

這件事情,他絕對要查個水落石出!

從前他真以為他碰過**柔,但現在**柔的證詞有變動,說明那夜也不是隻有她才清楚,或許還有不少的人證,也許那夜……他真的是清白的。

隻要能找出證據或證人,他和晚煙的感情,就有了一個天大的轉機!

“是,屬下遵命!”沈予嚴肅地應下,顧墨寒朝禦書房走去,他也轉身去安排了幾個信得過的人,將這件事情落實下去了。

處理好事情後,沈予剛想回禦書房,卻忽地想起懷裡的東西一直冇機會送出去,眼神頓時一冷,徑直抬腳,往虞心殿的方向疾步走去。

**柔這種作惡多端的女人,冇有資格再活著了!

現在就讓他助皇後孃娘,親手將她的真麵目徹底撕下來吧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