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Ch小說 >  南晚煙顧墨寒 >   第1231章

-

南晚煙終於就不淡定了,那張冷冰冰的臉上終於有了幾分煙火氣,她忙著急問道,“選夫現場在哪兒?晚煙這就過去!”

皇上頓時兩眼放光,招呼乾惜道,“你領著晚丫頭去看看!”

“是,皇上。”乾惜忙點頭應下,示意南晚煙跟她走,南晚煙提著裙身,腳下生風地往外趕。

這時,坐在高位上的皇上卻笑眯眯地補充了一句,“晚丫頭你慢著點!這會兒都選了一半了,你就算去了,也改變不了什麼!”

從前在西野,南晚煙受了那麼重的情傷,之後就一直對情愛一事避之不及。

今日,她還非要給南晚煙挑幾個如意郎君不成!

話落,南晚煙回眸瞪了女皇一眼,走的更急了!

她必須趕快去現場,及時止損!

……

宮外,選親現場。

與其說現場,倒不如說是被人臨時搭建在宮門口的台子。

台子跟宮門中間被長長的屏風隔住,一麵是待選人群,一麵則是已經篩選完畢,準備進宮的參賽者。

這裡人聲鼎沸,隨處可見長相不俗的男子紮堆站在一起。

大家的神色欣喜激動,都為了同一個目的而來——鳴凰公主選夫。

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,一襲墨色身影玉樹臨風,清雋白皙的俊臉透著幾分冷色,那雙如墨般漆黑深邃的眸子,掃視著在場的每一個想要參選公主夫婿的男人,目光陰鷙又冷沉。

他抱懷靠在柱子上,周身都散發出駭人的冷氣,他也是參賽的人之一,但現場百人蔘賽,十人為一個輪次,他是最後一個輪次。

其餘九人在熱熱鬨鬨的討論著什麼,忽然聽到台子下方傳來一陣嘈雜的響動,緊接著,孩童啼哭的聲音打破了原本熱鬨的局麵。

隻見台下有個約莫兩歲的小男娃,他穿著與自身體型極其不符的寬鬆袍子,衣裳有些發舊發皺,袖子都耷拉到地上了,肥大的腰身更是襯得他小小一隻。

在他跟前,躺著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,兩眼緊閉,看起來像是死去多時的樣子。

小奶娃無辜又無助的哭聲響亮,“爹爹,你,你死的好慘哇!”

雖然他年紀小,但那雙渾圓烏黑的眼眸透著一股機靈勁兒,肥嘟嘟的臉上佈滿了汙漬,卻依舊清晰可見的軟萌。

他一哭,在場許多貴公子紛紛蹙著眉頭,退避三舍,認為在今日這樣盛大的選夫環節上,出現喪事始終不吉利。

唯獨那個靠在柱子上的黑袍男子,在看見小奶娃的時候,倏然變得劇烈顫抖起來,他猛地站直了身,垂在身側的手指慢慢的攥緊了,朝慘兮兮的小男娃走了過去。

小奶娃氣喘籲籲地啜泣,暗中使勁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,逼著自己更加厲害地哭出聲來,“各位哥哥們,我,我的爹爹史掉惹,我身上冇錢,隻能,隻能賣掉寄幾,你們行行好,買了我吧……”

說罷,他短胖的小指頭絞著衣裳,時不時抹一把臉上的淚花,相當可憐。

小奶娃假哭,卻在暗中觀察著眾人,這些人不論誰幫了他,都會耽誤了選夫的時辰,但若是不幫他,連他這一關都過不去,更彆提過哥哥姐姐的那些關卡了!

畢竟孃親有四個孩子呢,若是這些人對小孩子冇有半點同情心的話,怎麼有資格待在孃親身邊呢?

如今已經篩了九十個人了,隻有三十多個勉強能勝出,但冇有一個讓他眼前一亮的……

不遠處,藏在人群裡一直守著小奶娃的雲恒不由得扶額,臉色無奈又尷尬。

眼前的小奶娃正是南晚煙的小兒子鬨鬨,經常嘴跟不上腦子,小小年紀卻有八百個心眼子。

今日也是想要親自考驗這些選親男寵的人品,纔會興致勃勃地找了一個侍衛假扮“死去的老父親”,抹黑了臉,賣身葬父。

就這一幕,他已經看了一上午了,真是看膩了,可小世子還演不夠,每次說到爹爹死掉的時候,他的心都狠狠揪起,生怕小世子的親生父親突然到場,那就尷尬了……

想罷,雲恒抬眸看了一圈場內待選的男人,視線停留在氣質不凡的黑袍男子身上,卻又很快移開了。

場上冇有一個熟悉的容顏,他抿唇在心裡犯起了嘀咕,難道,那人還冇來麼?

再不來,就要趕不上皇後孃娘選夫了……

台下,鬨鬨的哭聲無疑引起了眾多人的注意,眾人議論紛紛。

一位青衣公子蹙眉看著鬨鬨,有些佈滿,“這小娃娃,好好的日子,怎麼非得到選夫現場鬨事?”

音落,不少人紛紛開始附和青衣公子。

大意都是,他們不願為了這麼一個臟兮兮的孩子耽誤了選夫的時辰,讓侍衛們趕緊將眾人拖出去。

其餘人也很是認同,也都對鬨鬨和他“死去的爹爹”視若無睹。

鬨鬨全都聽著,眼睛裡擠著眼淚,心裡卻在想,這些人應該都得全部淘汰了的時候,一個身穿黑色衣袍的男人忽然走到了他的麵前。

男人俯身看著鬨鬨,修長的手指擦著小傢夥眼角憋出來的淚水,眸底深處藏著不易覺察的心疼和激動,甚至是沉重。

“小孩,你叫什麼名字?你孃親呢,她在哪——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