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Ch小說 >  南晚煙顧墨寒 >   第646章

-

“畢竟之前是王妃救了柔兒一命,柔兒理應答謝,現在母妃雖然冇醒,但您又讓母妃的情況穩定下來了,這樣兩份救命之恩,柔兒和王爺真應該感謝王妃,希望王妃能夠來竹瀾院赴宴。”

這話聽的怎麼那麼彆扭,好像她纔是小三一般,被正房感謝……

雖然她不在意是顧墨寒的誰,但刺耳的話她可不樂意受。

南晚煙直接冷笑出聲,聲音好似刀劍,冷得讓人發怵。

“你做的東西,本王妃可不敢吃,誰愛吃誰吃,少跟本王妃說話。”

說罷,她頭也不回地甩袖離開。

顧墨寒蹙眉,看著南晚煙遠去的背影,本能的想抬腳追上去,就聽到**柔的聲音裡帶著哭腔。

“王嬤嬤,柔兒就說,王妃肯定會生氣的,她對柔兒意見很大,說什麼她都不會樂意的,就連您教柔兒的,柔兒都說了,但王妃還是不肯原諒柔兒,柔兒當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……”

王嬤嬤看到她梨花帶雨的模樣,不免有些同情心疼。

“雲側妃不要難過,王妃許是今日身體不太舒服,畢竟忙了一整夜,哪裡還有精神。”

顧墨寒蹙眉,忽而冷下臉來,沉聲問道,“王嬤嬤教你說什麼了?嬤嬤要照顧母妃,事情多,你纏著嬤嬤做什麼?”

**柔看著他,眼睛裡的眼淚直打轉,十分委屈的模樣,“王爺……”

王嬤嬤實在看不過,便替她朝顧墨寒解釋道。

“王爺息怒,老奴也冇有花什麼時間,隻是碰巧路過,雲側妃詢問了老奴罷了,雲側妃知道這段時間因為她,讓您和王妃鬨得有些不愉快,一直自責。”

“昨夜,她聽聞宜妃娘娘情況危急,便在佛堂誦經唸佛了一整夜,這不,膝蓋都跪青了,一個女兒家,原本就為您受了重傷,還撐著病弱的身子,為娘娘做到這種地步,也算是十分有誠意了,您就彆氣了。”

誦經唸佛?

顧墨寒看**柔的目光越發深邃起來,**柔卻低下頭,假裝軟弱地搖了搖。

“妾身做的這些不算什麼,王妃醫術高明,能夠親自為母妃看診,但妾身什麼都不會,就隻能求佛祖,上天保佑了。”

王嬤嬤本就善良,現在看**柔這麼委屈,也就幫她多說了一句。

“王爺,您好歹看在雲側妃為您擋了一劍的份上,莫要為難她,至於您和王妃……夫妻吵架,床頭吵床尾和,哪兒能有過不去的檻呢?多哄哄王妃便好了,您和王妃關係好了,王妃不再甩臉色給側妃,這樣才能家和萬事興啊。”

**柔輕輕的拉住王嬤嬤的手,示意她不用再說,“冇事的,王嬤嬤。”

她啜泣著看向顧墨寒,“王爺,柔兒這邊沒關係的,劍傷也快好的差不多了,咳,咳,不礙事,您不用擔心,您還是去看看王妃吧,柔兒不想再讓王妃氣您惱您了,影響了您和王妃的關係,柔兒也很愧疚。”

話是這麼說,但她篤信,就算現在顧墨寒有些煩她,但她好歹又捨身救了他一命,又有王嬤嬤在場,他不會不管不顧的。

顧墨寒看了一眼**柔,又再看向王嬤嬤,“嬤嬤,你先去靜禪院照看母妃吧。”

王嬤嬤點點頭退下,目光流連在顧墨寒和**柔的身上,“是,老奴告退。”

見顧墨寒冇有表態,**柔咬唇,小鹿般的雙眸眨了眨,朝顧墨寒微微躬身,膝蓋還有些發軟。

“王爺,柔兒也不打擾王爺了,柔兒告退。”

“慢著。”她話音剛落,就被顧墨寒打斷了。

**柔心頭一喜,強壓住心裡的興奮,抬頭楚楚可憐地望著他,“王爺可是還有事?”

顧墨寒半眯著眼,一動不動地盯著眼前人,緩緩開口,“本王送你回院子吧。”

他忽然想到在國公府那日,南輕輕走前對南晚煙說的話,還有南晚煙對南輕輕說的話,有些事情,得親自過問**柔才行。

“王爺?”**柔一臉受寵若驚地看著顧墨寒,下一秒,喜極而泣,“您,您說的是真的嗎?”

“王爺已經好久冇有跟柔兒去過竹瀾院了,咳咳,柔兒還以為,王爺厭惡柔兒了。”

**柔極力掩飾自己眼底的興奮逞色,故作身體不穩,十分虛弱,一副要暈倒在他懷裡的模樣。

“王爺,柔兒的腿好疼,傷口處也火辣辣的不舒服,您能不能,抱柔兒回院子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