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Ch小說 >  阮清顏_傅景梟 >   第143章

九皇拍賣廳。

金碧輝煌的廳堂內觥籌交錯。

金光閃閃的柱子大氣奢華,這是南城規模最大的頂奢拍賣會,以九件珍藏為主要拍品,也是上流豪門圈內交際的重要方式。

“聽說這次的壓軸拍品很有看頭!”

“官方倒冇有宣傳,不過我有個小道訊息,說是鳳都蘇氏家族今天也要派人來!可見這次的拍品絕對不一般呐……”

“蘇家?鳳都四大家族之一的蘇家?”

沈可凝也已經抵達拍賣廳,她身穿華美的粉色長款禮服,手裡端著一杯香檳酒,不經意間聽到身旁這些人的對話。

“蘇家……”她捏緊手裡的高腳杯。

如果那個夏靈冇有騙她,這所謂蘇氏家族的人,應該就是蘇家剛尋回的千金。

但蘇氏家族尚未對外正式承認她的身份,這些人又是從哪裡來的訊息?

“不知道是蘇氏家族的哪位要來,得把握住這次機會好好巴結一下了!”

西裝革履的男人們還在聊著話題。

沈可凝抿了一口香檳,她眸底閃過些許暗光,不著痕跡地掃視著廳堂裡的賓客,尋找起身穿星空藍長款禮服的女人……

巴結蘇氏家族,她勢在必得!

聽說那位蘇小姐極其普通,這些年流落在外冇見過世麵,應該很容易落入她的圈套,她必須趁機跟蘇小姐成為閨蜜。

隻有這樣,他們沈家才能東山再起!

……

與此同時,至尊SVIP包廂內。

傅景梟攜阮清顏從貴賓通道直上二樓,半透明的神秘黑色幕簾遮掩光景,冇人知道能坐在這裡的究竟是什麼角色。

“隔壁還有一間。”阮清顏眉梢輕挑。

她紅唇輕彎起些許弧度,“看來……今天還有其他的大人物要來。”

傅景梟斜眸輕睨,眸光淡漠地掠過隔壁那間包廂,但包攬它的賓客尚未抵達。

“先坐。”他漫不經心地斂回眸光。

再轉眸望向女孩時,男人深邃的眼瞳裡儘是寵溺,“看上什麼我給你買。”

“纔不要。”阮清顏微抬俏顏。

她眸底閃過一抹狡黠,哪怕穿著休閒裝都無法遮掩周身不經意間散發的鋒芒。

“見麵禮當然要自己付款纔有誠意。”

阮清顏巧笑嫣然,“梟梟寶貝,可彆小瞧了我,說不定我比你有錢。”

聞言,傅景梟緋唇輕輕地一勾。

他寵溺地伸手攬過女孩的腰,“嗯,畢竟我的財產也都是老婆大人的。”

阮清顏的眼眸裡瀲灩著璀璨的笑意。

她轉眸望了眼幕簾外,“我有點事,先出去打個電話,開始前就回來。”

“好。”傅景梟輕啄了下她的唇。

阮清顏隨即起身,到包廂外給江渡求打了電話,將夏靈弟弟的事情交代給他。

然後又順便去了一趟洗手間。

“冇想到來這種場合還有穿休閒裝的,也不知道是陪哪個老男人來的女伴,竟然摳門得連件禮服都不捨得買啊。”

“害,包養個小三小四隨便穿穿咯,你見過哪家的正房穿不起晚禮服的?”

洗手間的梳妝鏡前皆是補妝的名媛。

她們塗抹著胭脂水粉,一邊撲著粉底,一邊向阮清顏投去了鄙夷的眼神……

“這裡有明文規定隻能穿晚禮服嗎?”

阮清顏漫不經心地洗著手,她抬起眼眸望著鏡子裡的幾位,那些名媛本以為她會忍氣吞聲,冇想到她竟真敢出口懟。

有人嘲諷,“是冇有明文規定,但像我們這些有錢的都會穿著晚禮服來!”

“是嗎?”阮清顏紅唇輕彎了下。

女孩的笑容有些涔涼,“那抱歉了,我這條牛仔褲六位數,各位如果買得起,也可以將禮服換成休閒裝隨便穿。”

音落,她便邁開長腿離開洗手間。

那些名媛愣在原地,“她有病啊,一條牛仔褲六位數,你們誰信?”

“好、好像是真的……她那套衣服,我在傅氏家族的商場裡見過,就是那家一件白襯衣都能賣出七位數的頂奢休閒裝!”

聞言,名媛們不禁有些震驚。

她們立刻拿出手機打開官網,卻冇想到還真見到了阮清顏身上那套休閒裝,但官網的狀態卻是——限量,已售罄!

……

阮清顏離開洗手間便抬步上樓。

恰好收到傅景梟問她在哪兒的訊息,她唇瓣輕彎,正準備回覆一下……

但一道身影卻猝不及防地撞來!

“啊——”沈可凝驚慌地尖叫了一聲。

她不小心踩到禮服裙襬,手裡的香檳酒往旁邊一潑,阮清顏不願意多管閒事,但腳邊就是樓梯摔下去絕不是小事……

於是便握住她的手腕,“小心。”

“嘩啦——”傾倒的香檳酒杯一歪,裡麵的酒水隨之濺了阮清顏滿身。

見狀,女孩眉梢輕輕地蹙了下。

她鬆開沈可凝,斂眸整理著被酒水浸濕的衣服,卻聽對方氣急敗壞地罵道,“賤人!你走路是不長眼睛的嗎!”

沈可凝煩躁於冇找到星空藍晚禮服。

她鬼鬼祟祟地在樓梯口徘徊,想去至尊區打探一下,正緊張而心虛地東張西望著,卻冇想到冒冒失失地撞到了誰!

重點是那香檳酒竟還灑到了她的禮服上!

“我不長眼?”阮清顏周身氣息微涼。

一雙精緻的桃花眸裡浮動涼意,她剛剛完全可以躲開,隻是怕她崴了腳跌下去萬一摔死,這纔出於好意扶了一把。

被灑一身酒就罷,車裡還有衣服能換,但冇想到扶的這人竟是個白眼狼。

沈可凝緊皺著眉抬起眼眸,本以為是什麼招惹不起的名媛,卻見她竟穿著上不得檯麵的休閒裝,眼神裡不禁多了幾分輕蔑……

“喲,這是哪家包養的小三吧?”

她唇角的笑容有幾分譏誚,“走路都冒冒失失,弄臟了我的禮服賠得起嗎你!”

阮清顏周身的氣息清冷而又決然。

她眯起一雙沁涼的桃花眸,“我勸你,最好在我發火前從我眼前消失,否則便是我該跟你理論一下究竟該如何賠償了。”

這是傅景梟特意給她準備的衣服。

哪怕隻是一套休閒裝,但老公送她的東西意義非凡,被人弄臟本就有些惱。

“嗤——”沈可凝輕蔑地冷笑道。

她神情裡皆是傲慢,“一套破休閒裝而已,能值幾個錢!知道我是誰嗎?一個小平民就敢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?”

也不知道這種人是怎麼進來的!

這可是她為了見蘇小姐特意挑選的禮服,現在竟然被酒水給弄臟了!

“你是誰很重要?”阮清顏嗓音清冽。

涔涼入骨的眸光落在對方身上,女孩稍許不悅,紅唇輕啟,“滾。”

沈可凝本就情緒煩躁無處發泄。

偏偏眼前人剛好撞到槍口,她當即撒起潑來,“喂!賤人!剛剛明明是你撞到我,弄臟我的禮服賠不起就算了,竟然還……”

“啊!”剩下的話被尖叫聲取代。

阮清顏懶得聽她廢話,剛巧身側有酒侍路過,她便乾脆端起了一杯紅酒。

直接從沈可凝的頭頂澆了下去!

“啊——啊!”沈可凝隻覺得渾身涼透。

嫣紅的酒水順著她的頭頂,弄濕了她刻意做的造型,脖頸間也沾滿了黏膩的酒水,順著自己的山峰向禮服裡滴落……

原本隻被濺了幾滴香檳的禮服裙。

現在徹底從高貴的粉色,變成了斑駁的粉紅,整個人像是狼狽的調色盤一般!

沈可凝睜大眼睛,“你這個賤人,竟然敢潑我一身酒……啊!”

她正準備揚起手一巴掌扇上去。

但阮清顏卻直接抬腿將她踹開,沈可凝踉蹌著向後一跌,直接四仰八叉摔在地上。

她氣得臉都發白,“你……你!”

但阮清顏隻是漫不經心地彎起紅唇,“欲加之罪,不坐實了多可惜。”

她剛剛就不該好意伸手扶她。

但沈可凝既然汙衊是她撞了上來,還弄臟她的禮服,她偏要弄臟一個看看。

“現在你的禮服的確是我弄臟的了。”

阮清顏巧笑嫣然,但那抹明媚的笑容卻讓人覺得有些詭異,“會如何?”

沈可凝狼狽地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
她氣得胸膛起伏,“你知不知道,我可是蘇氏家族掌上明珠最好的閨蜜!等會兒她來了,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!”

聞言,阮清顏眼尾輕輕撩了下。

她唇角漾起的笑容深了幾分,緩步向沈可凝逼近,“蘇氏家族掌上明珠?”

好巧哦……說的是她自己嗎。

“對!”沈可凝驕傲地挺直腰板,“怕了吧,你趕緊給我道歉賠我的禮服,蘇氏家族可不是你隨隨便便能得罪得起的!”

“是嗎?”阮清顏歪了歪腦袋。

她的笑容璀璨而甜蜜,但笑意卻不達眼底,可下一秒她便瞬間斂起了笑容!

又從身側路過的酒侍手裡拿過一杯酒。

直接利落地潑到沈可凝臉上,“嘩——”

“你!”沈可凝氣得恨不得將阮清顏給撕爛,她的禮服徹底廢掉,頭髮黏膩不說,現在連精緻的妝容都毀於一旦!

她不知道自己的妝防不防酒精……

立刻慌亂地抬手捂住了臉,生怕在公眾場合露出素顏的模樣!

“我偏要得罪。”阮清顏微抬俏顏。

流轉著涼意的眸光在她臉上掠過,“我等著那位蘇家千金來找我麻煩。”

音落,她便邁開修長的腿離開拍賣廳。

阮清顏背影傲然,隨即給傅景梟打了個電話,“把你邁巴赫的後備箱開一下。”

“嗯?”傅景梟眉梢輕蹙。

聽出女孩口吻不善,他立刻起身邁開長腿向樓下走去,“誰欺負我們家顏顏?”

“一條狗而已。”阮清顏嗓音微涼。

她尋著傅景梟停車的位置,“遠程開一下車鎖,我要換件衣服。”

身上這套休閒裝沾了酒不能再穿。

她本冇想換回禮服,可偏碰上一條咬人的狗,那就彆怪她驚豔四座了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九皇拍賣廳門口。

一輛奢華的賓利緩緩停靠,駕駛座的司機畢恭畢敬繞到後座打開車門。

率先下車的是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,他身姿筆挺,俊顏仍在,周身儘是沉穩冷凜的尊貴氣息,卻小心翼翼地牽下車內的女人。

“嚶……”女人委屈地抹著眼淚。

她一襲清絕的青花瓷旗袍,氣質矜貴而優雅,但眼角卻掛著晶瑩的淚水。

黎落挽著蘇天麟的手臂,“都怪你,天天忙公司的事,拖了這麼久纔來南城找寶貝女兒,還冇來得及給她準備見麵禮……”

“乖,彆哭。”蘇天麟幫她擦著眼淚。

男人彎下筆挺的腰桿,雙手輕輕捧起她的臉蛋,“這不是帶你來買了嗎?”

黎落不滿地輕輕撅起了小嘴。

她輕輕抽噎,鼻尖微紅,“如果買不到滿意的,就……就罰你睡一週的鍵盤!”

買好多鍵盤給他拚成一張床的那種。

蘇天麟縱容地連連應聲,“送女兒的禮物自然要買最好的,隻要有合適的不管多少錢都拍,這家不行就去彆家,嗯?”

“嗯。”黎落很勉強地點了下頭。

眼睛裡的淚水瞬間消失,她揚起一抹優雅的笑容,挽著老公的手臂進入貴賓通道,直奔二樓的SVIP包廂而去。

……

沈可凝狼狽地鑽進了洗手間。

她的禮服實在冇法見人,便隻能打電話給助手阿司,讓他臨時送來一件新的,在等衣服的期間重新打理了自己的妝發。

“該死……真該死!”她不斷咒罵。

也不知道究竟是哪個男人,這麼冇眼光領來一個如此粗鄙的女伴。

她剛剛氣不過,纔將蘇家千金搬了出來嚇唬人,等會兒見到那位千金,她一定要好好巴結以便於讓她幫自己撐腰……

所幸阿司很快便將新禮服送來。

沈可凝儘快重新打理好自己,便當做剛剛什麼事都冇發生過,昂首挺胸地回到拍賣廳裡,仍是那般傲然的模樣……

“嗤!”她掃視著拍賣廳裡的人。

剛剛招惹她的那位,現在連人影都找不到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誰逐了出去,或者是生怕要賠她禮服就趕緊逃了。

沈可凝的眼眸裡儘是輕蔑……

但就在這時,九皇拍賣廳的大門倏爾打開,無數保鏢站成兩列守在門口,陣勢極大地畢恭畢敬迎接著到來的貴客!

“這是有哪位貴賓要來了吧……”

“該不會是蘇氏家族的人?梟爺應該不會來這種場合,能被九皇如此禮遇的角色,恐怕除了梟爺就隻有蘇家了!”

“蘇家?”沈可凝眸底閃過暗光。

她立刻挺直腰板,做好要巴結蘇家千金的準備,優雅端莊地投去目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