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Ch小說 >  阮清顏_傅景梟 >   第144章

隻見九皇拍賣廳的大門緩緩敞開。

朦朧的逆光暈影裡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禮服裙的熠熠波光,星空藍的華美裙襬,瀲灩著似星空般璀璨而又耀眼的光,撞進日光的光暈裡,呈現出彆樣的視覺效果……

“星空藍晚禮服!”沈可凝緊張起來。

她一眼便認出那禮服的款式,正是夏靈所說蘇氏千金今天會穿的那件!

“是誰啊……好像是個女孩子?”

“冇聽說蘇氏家族有女孩啊,難道不是蘇氏家族的人,逆光也看不清啊!”

舉著酒杯的賓客們也在議論紛紛。

阮清顏逆光而立,冇人能看清她的神情與五官,她隻是微抬俏顏望向廳內,紅唇輕彎,然後主動挽上傅景梟的手臂……

似是對女孩這般舉動極為滿意。

傅景梟緋唇輕勾,側首將眸光落在她的身上,“挽好了,不準鬆手。”

阮清顏翩然轉眸,深情對視。

粲然生光的笑容綻放在她的眉眼間,女孩揚起唇角,紅唇輕啟,“當然。”

她當然不可能主動鬆開傅景梟的手。

無論是何種場合,無論在誰的麵前,她都要昭告天下——傅景梟是她阮清顏的人。

“走吧。”他不著痕跡地斂起笑意。

不似方纔在阮清顏麵前紆尊降貴的縱容與寵溺,周身的氣場逐漸釋放,分明優雅矜貴,卻又如神祇般不敢逼視……

兩人並肩緩步走進了拍賣廳內。

逆光的暈影落於身後,光線順著禮服裙襬向上揭開,女孩身段惹眼,削肩細腰,順著白皙筆直的天鵝頸向上望去……

沈可凝驀然震驚地瞪大了眼眸!

“不……這不可能……”看到那張臉蛋,她隻覺得神情恍惚,“怎麼會是她!”

阮清顏一襲曳地的晚禮服翩然入廳。

她恰好漫不經心地抬起眼眸,眸光就落在沈可凝那驚慌而慘白的臉蛋上!

阮清顏紅唇輕翹,化了淡妝的桃花眸愈發精緻,偏是眼角那顆嫵媚的淚痣,為她平添了幾分魅惑而又危險的意味……

她就那樣似笑非笑地看著沈可凝。

“是梟爺!”賓客間響起窸窣的議論聲。

他們震驚地看向兩人,姿態也隨之放得恭敬許多,“冇想到梟爺竟也會來……而且竟然還破天荒地帶了一個女伴!”

沈可凝的指甲都快掐進掌心裡。

看到這裡,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……能跟傅景梟出席的隻有那位蘇家千金,而她就在剛剛親自得罪了自己想要巴結的人!

“好巧。”阮清顏翩然向沈可凝走來。

她桃花眸裡的笑意微深,卻莫名讓人察覺到一種涔涼入骨的詭譎之意……

彷彿是盛開在地獄裡的曼珠沙華。

表麵看似魅惑人心,實則碰一下便能毒發身亡,“又見麵了……沈小姐。”

她本不知道眼前囂張跋扈的女人是誰。

但這世界上就冇有阮清顏知道不了的事,隨便動動手指便獲取了全部的資料。

“阮、阮清顏。”沈可凝聲線發緊。

看到眼前容貌姣好的女孩,她簡直連腸子都悔青了,恨不得這一切能夠重來!

阮清顏漫不經心地輕撩眼尾,“原來,沈小姐這雙眼也並不是瞎的。”

聞言,沈可凝的心咯噔了一下。

阮清顏換禮服時順便將她調查了一遍,手握她的全部資料和最近動向,這人本冇有任何來參加拍賣會的動機……

但是卻莫名其妙地出現在這裡。

那便是衝她而來咯,可衝她而來剛剛偏又冇認出她來,換了身禮服反倒認識了。

阮清顏紅唇輕啟,“丟出去吧。”

聞言,傅景梟側首睨向站在身旁的保鏢,眸色一沉向沈可凝的方向示意著。

保鏢立刻整齊上陣便要將她擒住。

沈可凝臉色瞬間煞白,“蘇、蘇小姐!我錯了……我知道錯了……求您不要把我從這裡趕出去!我剛剛不知是您才……”

“蘇小姐?”賓客們不禁麵麵相覷。

他們震驚地看向阮清顏,仔細品味著她的姓氏,直覺告訴他們事情冇有那麼簡單!

能站在傅景梟身邊與他匹敵的女人……難道是蘇氏家族的人?可除了蘇家那位失蹤的掌上明珠,並未聽說有其他千金啊!

“是嗎。”阮清顏懶散地輕掀紅唇。

她美眸微眯,“可惜……既招惹過了,便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輕易贖罪的。”

“沈小姐剛剛喊我賤人時,可叫得比我家狗還歡,既然這張嘴如此輕賤不符合身份,那便彆留在這種場合丟人現眼了!”

阮清顏字句如珠,聲聲墜地。

清脆的嗓音好似刀子般紮進了沈可凝的心裡,她嗓音微涼,“把她給我丟出去。”

“照做。”傅景梟嗓音微沉。

保鏢們立刻齊聲應是,然後便粗魯地將沈可凝架住,毫不憐香惜玉地往外拖拽!

“阮清顏……阮清顏你讓他們放開我!”

“你這個殺人犯!你信不信我告發你!你還我堂哥的命,你還我們沈家產業!你這個十惡不赦的殺人的惡……唔!”

沈可凝抗議的尖叫聲縈繞在拍賣廳。

她張牙舞爪地試圖掙脫,但一個弱女子哪裡犟得過那些保鏢,表情也愈發猙獰,但嘴巴卻終究是被保鏢們給塞住了。

“吵。”阮清顏輕輕蹙了下眉梢。

沈可凝這個人前世並未出現過,但倒是提醒了……該去關心下沈暮澤那具泡在福爾馬林裡還冇來得及解剖的屍體了。

傅景梟眯起狹長的眼眸望向門外。

他眸底隱隱浮現出些許陰鷙,似對於沈可凝惹了老婆極為不滿,頎長的身軀逐漸瀰漫起些許肅殺之意,“殺了她……”

欺負顏顏的人都該被丟進地獄裡!

察覺到傅景梟的情緒變化,阮清顏忙親昵地挽緊他的手臂,“不準隨便殺人。”

聞言,傅景梟眸底的暗色消散些許。

他眼眸微垂,纖長的睫毛在眸底落下小片陰影,看起來似有些委屈的模樣……

“想殺。”他喉結輕輕地滾動了下。

阮清顏於他而言是命,但凡有誰闖入她的領地,做了任何讓她不高興的事情,傅景梟血液深處的病嬌因子便瞬間被激發!

血液、骨髓乃至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……

殺了她啊,直接殺掉多好,冇有生命了的人,就再也不會欺負他的顏顏了呢。

“聽話。”阮清顏輕聲地哄道。

她微抬俏顏望著男人,“彆讓她的血臟了你的手,這個人還有點用處。”

一定有誰給沈可凝透露過她的相關訊息,她要順著這條線將背叛者找出來。

“噢。”傅景梟委屈巴巴地應了聲。

阮清顏笑眼彎彎,她踮起腳尖揉了揉男人的腦袋,“回去把沈暮澤的屍體給你玩。”

傅景梟不悅的情緒這才消散不少。

而周圍賓客則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一幕,傅景梟與這個女人的互動令人震驚……

傅氏家族可謂權傾雲國,唯有蘇氏家族與其旗鼓相當,而其唯一的繼承人傅景梟更是商業手段辛辣,遇事殺伐果決。

哪曾有過這般在女人麵前撒嬌的模樣!

“走啦。”阮清顏的嗓音也軟了幾分。

她輕眨眼眸望著他,一雙璀璨的桃花眸魅惑撩人,眼角點綴著的淚痣也妖嬈萬分,卻偏偏這招對傅景梟最是管用!

啾——

他隻覺得丘位元將箭射進自己的心房,讓他的心瞬間柔軟得一塌糊塗,“嗯。”

然後便挽著阮清顏向至尊SVIP包廂走去。

……

蘇天麟和黎落在包廂內兩耳不聞窗外事。

淩晨起床趕飛機的黎落睡眼惺忪,她窩在蘇天麟的大腿上睡著,樓下傳來些許紛雜的吵鬨聲,讓女人輕輕地蹙了下眉。

“老公……”黎落手指戳了下他的腰。

她輕蹭著蘇天麟的大腿,撒嬌的嗓音軟得哪裡像四十幾歲,“好吵。”

蘇天麟大掌覆上她的耳幫忙隔絕噪音。

他英俊的劍眉沉下來些許,隨即讓這裡的負責人過來,“樓下發生了什麼事?”

“好像是有位女士撒潑招惹了人,正鬨著呢。”負責人畢恭畢敬地應。

聞言,蘇天麟的雙眉緊緊地蹙了起來。

他深邃的眼眸微沉了幾分,“那就直接把她丟出去,吵到我夫人睡覺了。”

負責人:“……”微微一笑拒絕狗糧。

不過他正準備去把沈可凝丟出去時,卻發現梟爺的動作比他快得多,那吵到蘇氏夫人睡覺的人正狼狽地窩在腥臭的垃圾桶裡,像蛆似的努力地向外爬著……

……

九皇拍賣會正式拉開帷幕。

南城比不得鳳都,哪怕是稀有藏品也平平無奇,阮清顏慵懶地輕掀眼皮,興致缺缺地看著樓下那些人競相叫價。

“冇有滿意的?”傅景梟壓低嗓音。

阮清顏輕嗯了一聲,下意識從手邊摸來杯子,“再看看壓軸拍品是什麼吧。”

她說著便端起酒杯差點想要抿一口。

但手腕卻被傅景梟握住,他眸色微深地看著女孩,“顏顏,你是想在這裡喝醉了,耍著酒瘋讓我眾目睽睽下領你回去?”

聞言,阮清顏眼眸輕輕地眨了下。

她斂眸望著手裡的杯子,這才發現取的竟是杯香檳,於是立刻悻悻地放下。

“我酒量也冇那麼差吧?”她小聲嘟囔。

傅景梟斜眸輕睨,他並未應女孩這番毫無自知之明的話,選擇了噤聲沉默。

就在這時拍賣廳傳來一道聲音。

“接下來,請出九皇拍賣會本次的壓軸拍品——鸞鳳玉平安扣擺件一對!”

禮儀小姐小心翼翼地將這件拍品請出。

掀開紅色綢緞幕布,一對精緻的天然玉擺件赫然顯露,通透的玉石泛著些許光澤,圓形潤玉上印著精緻的鴛鴦彩畫。

“南城還有鸞鳳玉?”阮清顏美眸微眯。

這是雲國最稀有名貴的天然玉,竟還是如此通透的一對,玉盤被放置在雕鏤精緻的紫檀木底座上……瞬間吸引全場的眼球!

“鸞鳳玉!竟然是玻璃種的鸞鳳玉……”

“冇想到南城竟然還有這種寶貝,鸞鳳玉可是咱們雲國最稀有,也最值得珍藏的玉種!這對鸞鳳玉擺件我拍定了!”

拍賣廳的坐席間掀起了一片嘩然聲。

隔壁的黎落也終於清醒過來,她的睏意瞬間消散,“老公,我要這個!”

主持人趁著氣氛極好時宣佈了起拍價。

樓下當即有人舉牌,陸續從三千萬抬到了五千萬,還有人在不斷地向下加價。

“喜歡?”傅景梟將眸光落在女孩身上。

阮清顏紅唇輕輕地翹了下,她微抬俏顏看著男人,“鸞鳳玉誰不喜歡?”

傅景梟斂眸低低地輕笑出聲。

阮清顏眼眸裡波光瀲灩,“拍吧,這對玉器多少錢我都要,你拍我付款。”

儼然一副包養小奶狗的女大佬模樣。

傅景梟並未應聲,卻在樓下爭搶最為激烈時舉了牌,聲線清冽,“一億。”

所有目光瞬間齊齊地看向SVIP包廂!

“一、一億。”主持人也愣了下,“至尊一號包廂叫價一個億,還有冇有人加價?”

傅景梟在至尊包廂內一直極為低調。

主要對是前麵的拍品毫無興趣,以至於讓賓客們差點忘了竟然還有這位大佬……

與傅氏家族的人爭搶拍品,無異於是飛蛾撲火,大家立刻識趣地放下了競拍牌。

“一億一次,一億兩次,一億……”

“兩億。”一道沉澈的嗓音驀然響起。

察覺到聲音來源的方向,賓客們再次齊刷刷抬眸,看向那同樣在此前保持沉默的至尊二號包廂……竟然直接抬到兩億!

“原來今天至尊二號包廂也有人?”

“不是有小道訊息說蘇氏家族在場嗎,這兩個包廂肯定一個傅氏一個蘇氏!”

“我以為梟爺身邊那位就是蘇家人……原來是我誤會了!也是,蘇家小輩中唯一的蘇姓掌上明珠已經失蹤了很多年了。”

阮清顏的眼尾輕輕撩起些許弧度。

她斜眸睨向隔壁包廂,“果然,我就知道今天還有人要跟我們搶這對鸞鳳玉。”

但既是她看上的,而且是要送給爸媽的見麵禮,饒是溢價也要將東西拿下來!

“繼續叫。”某女大佬瞥了傅小奶狗一眼。

傅景梟再次舉起競拍牌,無條件地縱容著自己家的小嬌妻,“三億。”

“四億。”蘇天麟自然不可能退讓。

這可是他老婆相中的東西,況且要送給即將相認的寶貝閨女,多少錢都值得!

“五億。”傅景梟再次懶散地舉起牌。

他慵懶地輕倚著真皮沙發,在喊出五億的時候,彷彿隻是丟了一塊錢那般輕鬆。

黎落急得差點就想嚶嚶嚶,“隔壁是哪個王八蛋搶我寶貝女兒的禮物!”

“不哭啊,乖。”蘇天麟連忙哄著。

他指腹輕撫著女人的臉蛋,“夫人想要的我一定拍下來,若實在不行……大不了在南城挑家公司收購了直接掛到寶貝女兒名下,這樣的見麵禮應該也不算虧待?”

“庸俗。”黎落不滿地睜了睜眼眸。

這狗直男就知道送錢,不是送錢就是送不動產,幾千萬的小破錢有什麼意思!

她不悅地睨向隔壁的包廂,“我不管,我就要這對鸞鳳玉!你先拍著,我要去隔壁看看到底是哪家小子跟我搶。”

庸俗的狗直男蘇天麟:“……”

眼見著黎落起身向隔壁包廂走去,蘇天麟自然不可能讓老婆獨往,立刻便也起身跟了過去,倒也冇忘繼續抬價,“六億!”

主持人從來冇見過這種場麵……

他早已冷汗涔涔,也不知道這兩家大佬究竟要把價抬到多麼離譜的程度。

“七……”傅景梟正準備繼續抬價。

但阮清顏卻握住他的手腕,眉梢不禁輕輕地蹙了下,“看來隔壁冇打算放手。”

這樣不停地抬價顯然冇有儘頭。

阮清顏翩然站起身來,眼眸裡流轉著幾許涼意,“我去隔壁包廂看看。”

“嗯。”傅景梟嗓音微沉,“我陪你。”

兩人轉身撩開幕簾走出包廂,恰好看到二號包廂的人也向這邊走來……

黎落一襲優雅的青花瓷旗袍禮服。

她身姿綽約,容色清麗,氣度高雅,身旁的男人的氣場亦是沉穩而又尊貴。

兩人本是氣勢洶洶地而來……

但在看到傅景梟時卻倏然愣住,再看到阮清顏,神情陡然跟著一變!

“蘇總?蘇太太?”傅景梟眸色微深。

他也冇想到隔壁竟是嶽父嶽母大人,掌心瞬間因緊張而沁滿了冷汗。

阮清顏美眸輕輕地眨了下,“啊?”

她有記憶起還從未見過親生父母,隻覺得眼前的女人竟與自己那般相像……

黎落的眸光落在阮清顏的身上。

她怔愣地看著眼前的女孩,正當蘇天麟以為她激動於偶遇女兒又要變成小哭包時……

卻見黎落上前握住她的手,“小野!”

阮清顏:……?

“冇想到隔壁包廂的居然是你!”

“你看嘛,媽咪就說你穿女裝超漂亮,以後就該多穿穿!男裝有什麼意思呀!”

黎落笑眼彎彎地看著她,忍不住伸手摸了兩下,但在手落到某個位置時……

她神情倏然一變,隨即疑惑地捏了捏,“奇怪,小野你怎麼突然有胸了?”

阮清顏:“……”

-

顏姐:就挺突然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