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Ch小說 >  阮清顏_傅景梟 >   第146章

傅景梟大掌輕輕地握著方向盤。

他氣質清雋如玉,哪怕作為司機時也舉手投足矜貴優雅,聽到黎落這樣問,他削薄的唇瓣緩緩勾起一抹含笑的弧度。

“我已經結婚了。”他嗓音沉澈。

音落,傅景梟側眸望著身旁的阮清顏,眸光裡寵溺得似乎能溢位水來。

阮清顏也俏皮地歪了下腦袋望向他。

兩人相顧無言,但眸光交彙時卻熾烈而深情,讓蘇天麟覺得有些心肌梗塞……

“結婚了?”黎落茫然地輕眨眼眸。

她小聲嘟囔了一句,“冇聽傅老先生提起過呢,不過先祝你永浴愛河早生貴子!”

“咳!”蘇天麟被妻子這番話嗆了下。

他無論如何都冇想到,傅家小子跟自己的寶貝閨女竟然已經結了婚……

那豈不是該做的不該做的全都做了!

尤其聽到妻子竟還祝他們早生貴子,蘇天麟額角狠狠跳了下,“落兒,彆說了。”

“怎麼了嘛?”黎落轉眸望向丈夫。

見男人臉色似乎極為不好,她伸手揉了揉他冷峻的臉,“誰往你臉上潑墨了咋這麼黑,麟麟寶貝你這樣子真的很醜。”

高冷總裁麟麟寶貝:“……”

他緊抿著唇瓣冇有說話,醜就醜吧,總比老婆得知真相後悔青了腸子好些。

……

南城,古風映畫影視城。

國際製作的院線電影《肅殺》宣佈殺青,男主演蘇西辭連殺青宴都未參加,連夜買機票回了國,卻被經紀人綁來影視城。

“西辭西辭!花路璀璨!義不容辭!”

“盛世美顏蘇西辭!哥哥又在用臉殺人了嗚嗚嗚,我要上報法官判哥哥終身監禁,就監禁在我的床上!”

“哥哥的顏值太能打了!做夢都冇想到會在這裡偶遇哥哥,仙鶴們衝啊!”

來影視城參觀旅遊的粉絲偶遇蘇西辭,以極為誇張的速度召集了附近的仙鶴,一窩蜂瘋狂地向蘇西辭湧了過去!

“哥哥!哥哥快康康我們這邊鴨!”

蘇西辭生得一張雌雄莫辯的臉,他肌膚瓷白得似雪,被慵懶風的風衣襯出修長的脖頸,他坐在飛簷翹角的古典亭台下……

盛放的桂花零零落落地飄下花瓣。

落在他挺翹的鼻梁上。

他漫不經心地輕掀了下眼皮,看到舉著應援色的粉絲們,懶散地抬手打了個招呼,被迫營業地輕輕勾了下緋色的唇……

“哥哥笑了!哥哥笑起來超好看!阿偉去死吧!哥哥的笑容值得!!!”

“哥哥你又瘦啦!要好好吃飯!雖然營業要積極但也不能太辛苦知道嗎!”

熱情的粉絲掀起一陣又一陣的尖叫聲,最終被保鏢攔了警戒線,逐漸讓仙鶴們散了。

蘇西辭唇角的笑容幾乎瞬間斂起。

他慢條斯理地站起身來,單手滑入風衣的口袋裡,“說好的回國後休假一月讓我去見妹妹,又把我綁到這裡來是瘋了?”

男人生得與阮清顏不同的狐狸眼。

天然微微上挑的眼型,不經意間透出幾許妖孽氣質,“陸鶴宵那狗日的人呢?”

“這……”身側的助理瑟瑟發抖。

就在他不知該如何作答時,一道沉冷的嗓音倏然響起,“蘇影帝想當狗我倒是不介意,你但罵無妨。”

聞言,蘇西辭懶散地輕撩了下眼皮。

隻見經紀人陸鶴宵西裝革履而來,筆挺的黑色西裝將他襯得頎長,舉手投足間氣質清冷疏離,冷然的氣場莫名有種壓製力。

“你還知道來?”蘇西辭微仰下頜。

他眯起眼眸看向眼前的男人,深邃的眼眸裡儘是不悅,“我說過我要休假。”

他瘋了似的趕進度回國就是為了妹妹。

結果剛離開國際機場,卻直接被陸鶴宵的人騙到影視城,妹妹絕不可能在這裡,這狗日的男人就是想強迫他營業。

“嗯。”陸鶴宵嗓音極低地應聲。

他將眼眸中的寒意稍稍斂起,“我知道,但是你的工作還冇有完成。”

聞言,蘇西辭的眉梢輕蹙了下。

他緋色的唇瓣輕抿,極不情願地斜眸瞥了男人兩眼,“我還有什麼工作?”

陸鶴宵將手裡的黑色檔案夾遞過去。

蘇西辭隨即搶奪過來,低眸掃視了眼那份檔案,迅速翻閱合同內容,“《浴火》單曲不是計劃下個季度才發嗎?為什麼要臨時將錄製MV的時間提前到這周?”

他眉梢輕蹙,眸底泛著不悅的光。

陸鶴宵的聲線沉澈而涼薄,“你自己擅自將《肅殺》的拍攝週期從一個季度壓到不足一月,已經有人買通營銷號批判你耍大牌,你再不積極點營業是想被噴死嗎?”

聞言,蘇西辭的唇瓣緊抿成一條線。

他將檔案夾拍到男人懷裡,“我是壓短了拍攝週期,但並未影響拍攝質量。”

這個團隊的籌備非常成熟且完善。

團隊內的所有成員都經驗豐富,演員搭起戲基本都是一條即過,他隻是將原本輕鬆的拍攝計劃壓緊了些,並冇有敷衍。

“我知道。”陸鶴宵嗓音微沉,“但影片上映出來之前營銷號不會聽你辯解。”

蘇西辭就差在臉上寫著委屈兩個大字。

他舌尖輕舔了下唇瓣,沉默著冇應聲,陸鶴宵知道妹妹對他而言有多重要,也知道他熬了一個月的夜趕進度不過是為了妹妹。

他將周身的冷意收斂許多,“拍攝完這個MV就給你放假,嗯?”

蘇西辭輕掀了下眼皮,瞥他一眼。

他仍舊是極為不情願的模樣,直到陸鶴宵薄唇輕啟道了一句,“聽話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蘇西辭敷衍地應了聲。

陸鶴宵下意識便想抬手揉下他的頭髮,但對方卻嫌棄地閃身一躲,抿唇。

他眸光微閃,“營業就營業,你正常一點講話,還有……彆老對我動手動腳的,免得狗仔拍到了懷疑老子性取向。”

聞言,陸鶴宵不著痕跡地勾了下唇。

但他什麼都冇說,抬眼望向蘇西辭時仍舊神色清冽,“化妝師已經在等你了,跟你搭檔的女主角在來的路上。”

“哦。”蘇西辭極不耐煩地應了聲。

他懶散地將雙手揣進口袋,邁開修長的雙腿便向影視城內走去,但又倏然想起什麼頓住腳步回眸,“半周,否則炸組。”

陸鶴宵微微頷首表示同意他的條件。

蘇西辭這才肆意地向影視城而去,身後的男人望著他的背影低低地笑了下。

陸鶴宵隨即斂回眸光,拿出手機準備聯絡拍攝團隊,但另一通電話卻率先打了進來,見來電顯示是女主角安璿雅的經紀人……

他的笑容瞬間斂起,接電話時聲線冰冷而又孤傲,隻漠然地丟出一個字,“說。”

“陸總……我們璿雅今天可能來不了了。”

那經紀人隨便編了些理由,無非就是說身體不適之類的,但顯而易見是敷衍推脫,陸鶴宵的眸色瞬間沉下了一片冷意。

……

蘇西辭回國的訊息席捲了半邊娛樂圈,即便不用團隊動任何手段,熱搜也高高地懸掛在前三,配上仙鶴髮的影城路透照。

【我承認了,我當時在場,我就是在哥哥鼻梁上滑滑梯的那片桂花花瓣!】

【嗚嗚嗚哥哥簡直連頭髮絲都帥……好羨慕能在影城偶遇哥哥的仙鶴!為什麼我隻能在枯燥無聊的教室裡舔圖。】

【哥哥是準備拍什麼古裝新劇嗎?】

微博熱議,蘭蒂學院四處也討論著影帝蘇西辭,秋晚晚捧著手機泛起花癡,一雙清澈的小鹿眸裡好似桃花朵朵開一般……

“嚶,好帥!簡直是人間芳心縱火犯!”

蘇南野不屑地斜眸輕睨一眼,他眉眼間是幾分輕狂,“也就那樣吧,他在家不刮鬍子不洗頭踩人字拖的時候還不是……唔!”

少年的話還冇說出口便被捂住嘴巴。

秋晚晚奶凶地瞪著他,“蘇南野,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毀掉我心中完美的歐巴形象!”

偶像之所以隻能遠觀不能褻玩……

就是因為粉絲們往往濾鏡很厚,無法接受他們在現實生活中下凡的樣子。

“唔唔唔!”蘇南野掙紮著看向阮清顏。

以他的力量想掙脫秋晚晚輕而易舉,但他冇有動手,隻生無可戀地癱在椅子上。

阮清顏紅唇輕彎,“是誰迷惑了我們家秋妹的心啊?照片給我也看看。”

聞言,秋晚晚立刻便鬆開了蘇南野。

她邁著小短腿蹦躂到阮清顏身邊,將手機推了過去,“就是你二哥呀!”

“二哥?”阮清顏的眼尾輕撩了下。

秋晚晚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,立刻伸手捂住唇瓣,“那個……我我……”

她是不小心猜到阮清顏這層身份的。

但是阮清顏剛知道自己的千金馬甲早就在秋晚晚那裡掉了,“你知道了?”

“嗯……”秋晚晚並冇有隱瞞,“就,看你跟野哥之間互動不太對勁猜到啦。”

阮清顏的眼眸裡瀲灩起嫵媚的波光。

她隻彎唇輕笑了聲,並未說些什麼,然後便低眸欣賞起秋晚晚找出來的照片。

蘇西辭也完美地繼承了父母的優良基因。

他像母親黎落更多一些,俊朗的容顏雌雄莫辯,尤其戴著金絲邊鏈條眼鏡時,鏡片下那雙狐狸眸更是妖冶地勾人心魄……

“還行。”阮清顏輕輕點了下頭。

秋晚晚的眼眸裡儘是崇拜,“強烈安利我們家哥哥!他真的唱跳俱佳而且演技炸裂,最重要的是好好溫柔還超級寵粉!”

蘇南野:“……”嘖,粉絲濾鏡真厚。

為避免再次被秋晚晚毒打,他忍住了那顆吐槽蘇西辭暴力且特彆愛爆粗口的心,隻是默默地打開家族群的聊天記錄……

截圖了蘇西辭之前說的那句【我放你的五香麻辣螺旋拐彎屁】,存起來以後黑他用。

“不過顏顏……你是不是還冇見過他?”

秋晚晚小鹿眸輕眨兩下,“他今天纔剛剛回國呢,之前都在西斯國拍攝電影,嗚嗚嗚哥哥剛回國就要繼續營業好辛苦!”

“嗬嗬。”蘇南野麵無表情地笑。

秋晚晚不滿地斜眸睨他一眼,白嫩的臉蛋微微鼓起,氣呼呼的模樣像是小倉鼠。

“還冇見過。”阮清顏紅唇輕抿。

她前世跟蘇西辭也冇有任何交集,還冇來得及接觸這位娛樂圈頂流二哥……

“唔,那也應該很快就見到了!”

秋晚晚抱住她的胳膊,撲閃著明亮的眼睛望著她,“幫我要一張簽名好不好嘛?”

阮清顏的神情裡儘是寵溺和無奈。

秋晚晚在她耳邊瘋狂安利蘇西辭的作品,將小迷妹的形象展現得淋漓儘致,直到阮清顏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……

“我接個電話。”她拿著手機站起身。

現在還是大課間的時間,教室裡的仙鶴們由秋晚晚領頭聚集在一起欣賞蘇西辭的顏值暴擊,阮清顏去走廊接了電話。

“陸隊?”女孩的聲線乾淨清脆。

陸霆煜坐在刑偵大隊的總控室內,骨節分明的手指握著電話,“大小姐,抱歉這時候打擾你……你那邊方便嗎?”

他隱約聽到女孩周圍似乎有些吵。

阮清顏輕抿了下唇瓣,捂著聽筒走到走廊儘頭稍安靜的地方,“有事你說。”

她本以為是林雪薇或者誰出了什麼事。

但陸霆煜開口提的事卻令她詫異,“我記得你會古典舞,能幫個忙嗎?”

阮清顏緩緩地打出一個:……?

於是,陸霆煜便將事情簡單描述了一下,大概是他做經紀人的弟弟遇到些麻煩,手下藝人今天原定拍攝的女主角炸組,偏偏MV拍攝對於古典舞功底要求極高,臨時無法找到更合適的人選,他便想起了阮清顏。

他記得阮清顏在快穿世界學過古典舞,而且已經考過了最高的十三級。

“我會。”阮清顏眉梢輕蹙,乾脆利落地拒絕,“但我冇有想進娛樂圈的打算……所以,陸隊我可能幫不了你這個忙。”

陸霆煜似也早就猜到答案,他無奈地笑了下,“也是,你不怎麼喜歡拋頭露麵的,我還是讓他們想想彆的辦法吧。”

阮清顏隨即掛斷電話回到了教室。

可就在她剛走進教室時,便聽秋晚晚憤怒地拍了下桌子,“啊啊啊氣死我了這個安璿雅的粉絲在說什麼屁屁話!”

“又咋了?”蘇南野斜眸睨過去。

秋晚晚氣到握起小奶拳,“我剛剛在超話裡看到,安璿雅家粉絲狙我們家哥哥,說他不敬業耍大牌什麼的不配當頂流!”

“而且,我家哥哥的團隊邀請她拍MV,她居然還隨便扯了個理由臨時炸組!”

聞言,阮清顏的眼眸裡掀起波瀾。

她想起陸霆煜那通電話,“你是說……臨時被女主角放鴿子的藝人是蘇西辭?”

“啊啥。”秋晚晚冇get到她的語言邏輯。

阮清顏指尖輕點桌麵,“你家哥哥要拍攝的MV,是需要古典舞的嗎?”

“可能吧。”秋晚晚小眉頭一蹙,“今天仙鶴們在古風映畫影視城偶遇哥哥的呢,偏古風一些的拍攝一般都會在那邊。”

聞言,阮清顏眉梢輕挑了一下。

她若有所思地道了句,“那就冇錯了。”

“什麼啊?”秋晚晚美眸輕眨著,“顏顏你怎麼出去接了個電話回來就怪怪的。”

“冇事。”阮清顏紅唇輕翹起些許弧度。

雖然她對出道冇興趣,但既然是二哥遇到麻煩,她倒是能抽出時間來幫一點忙,畢竟家人就是該用來寵著的……

於是阮清顏給陸霆煜發了條簡訊,“你說的那個忙我願意幫,不過有個條件。”

陸霆煜差點以為她手機號被盜了。

震驚!向來不願意拋頭露麵的大小姐……竟然突然主動說可以幫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