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喬喬並冇有因為和司徒靖吃了一頓飯,對他的好感就飆升。

她覺得自己做得很有分寸。

第二天,她開車去上學。

然而剛走上主路,她的車就被兩輛車前後夾擊了。

許喬喬並冇有慌,從容地停下車,然後從車的儲物盒裡取出一個十厘米左右的黑色的小鐵棒,緊緊地握在了手裡。

這時,她的車窗被敲響了。

隔著玻璃,她看到了外麵的白紫梓。而她的身旁,還站著幾個奇裝異服的年輕男人。

白紫梓憤怒地用拳頭砸著車窗:“許喬喬,你下車!”

許喬喬推開車門,邁腿下車。

然而她還冇有站穩,白紫梓揮拳就打了過來:“許喬喬,你這個賤人,你把我的話當耳旁風,我今天就要給你點教訓!”

許喬喬眼疾手快,抓住了白紫梓的手腕,冷聲道:“你發什麼瘋?”

白紫梓狠狠地甩開她的手,指著許喬喬的鼻子大罵:“許喬喬,你很缺男人嗎?學校裡那麼多喜歡你的男生,你隨便選一個不好嗎?你為什麼要糾纏靖哥哥?”

靖哥哥三個字,讓許喬喬一陣惡寒。

她冷聲道:“我冇有糾纏他,我也不喜歡他!”

“你騙我!你不喜歡他,你和他約會?我都知道了,司徒爺爺拒絕和我們白家聯姻,是因為他看上了你!許喬喬,我不會把靖哥哥讓給你的!”

昨天夜靜軒已經把司徒鳴的意思,告訴許喬喬了。當時許喬喬就明確表態了,不會和司徒靖在一起。

她能感受到司徒靖對她的好感,但是許喬喬隻把他當朋友。

司徒靖是很好,性格溫柔,沉靜,包容,但是這不足以撼動許喬喬對江小狼的心。

江小狼說,他不喜歡她和彆的男人過多接觸,讓她聽話。

雖然她有點牴觸情緒,但是實際上,她對任何靠近她的男人都有著很強的防備心,根本就不需要江小狼特意提醒。

她聽了白紫梓的話,笑了:“嗬嗬,司徒家看上了我,那不是很正常嗎?畢竟我這麼優秀!但是這並不代表,我會想和司徒家聯姻。因為我對司徒靖,隻是朋友的好感,並不想搶他做男朋友!所以,你有這本事,還是針對司徒靖吧,彆在我這裡做無用功!”

“許喬喬,你彆假惺惺了!你以為我會信你嗎?如果你對他冇感覺,為什麼要和他一起吃飯?”

“我們兩個是朋友,一起吃個飯怎麼了?犯法嗎?”

而且昨天她和司徒靖隻是單純地吃飯聊天,冇有任何超過朋友邊界的言語。

“你敢說你們不是在約會?你們兩個人在私下見麵就是不行!”

白紫梓紅了眼睛。

昨天是她的生日,她在家裡開生日派對,特意邀請了司徒靖。

可是司徒靖隻讓人送了禮物,卻冇有到場。這很明顯是不想理她了!

不理她也行,她可以不生氣。

但是他卻和許喬喬一起吃飯,她就不能忍了!

許喬喬冷聲道:“我們就是平常吃個飯,並不是約會!你不能接受那是你的問題,與我沒關係!”

白紫梓氣紅了眼:“許喬喬,你一直要和我做對是吧?我不會放過你了!我今天就要給你個教訓!”

她說著話,一揮手:“你們把她給我拖到臭水溝裡去,我要讓她冇臉見人!”

她身後的奇裝異服們立刻向許喬喬包圍了過來!

,content_num